在线播放免费人成动漫视频,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

  • <legend id="ioqes"></legend>
  • <menu id="ioqes"><center id="ioqes"></center></menu>
  • <legend id="ioqes"></legend>
    <code id="ioqes"></code>
  • <div id="ioqes"></div>

    政策法規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政務公開> 行政執法

    檔案行政權力清單制度建設應注重“四個區分”

    發布時間:2016-03-22 16:47 |來源:市檔案局辦公室|瀏覽人數:9435
       2015年3月,中辦、國辦聯合印發《關于推行地方各級政府工作部門權力清單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導意見》要求省級政府在2015年年底前、市縣兩級政府在2016年年底前要基本完成權力清單的公布工作。全國各級檔案行政管理部門作為各級地方政府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已經陸續開展此項工作。
       行政權力清單制度建設工作是深入推進依法行政、加快建設法治政府、強化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的重要內容。權力清單清理后保留的行政職權,特別是行政許可權、行政處罰權是檔案行政主管部門保持行政執法主體資格的重要依據,將會在各地區機關事業單位改革中發揮重要作用,各地檔案部門必須對該項工作引起足夠重視,把權力清單建設工作當成安身立命的重要任務來抓。筆者所在單位在市清權辦的領導下,對原有的權力清單進行了梳理,并在市政府門戶網站和本單位網站上公布。縱觀整個權力清單建設過程,筆者認為,有以下幾個問題需要注意。
       正確區分行政許可審批和非行政許可審批。行政許可作為直接關系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行政行為,一直以來都是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重點。2014年4月,國家檔案局公布了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共保留4項行政許可和2項非行政許可審批。在一些地方檔案部門對照國家檔案局的審批事項目錄進行清理的過程中,筆者發現部分地方檔案行政管理部門保有的行政許可,普遍存在著辦理數量少、多年不發生管理行為等問題。其中,個別事項甚至存在沒有調整對象的問題。如“攜帶、運輸、郵寄國家二級檔案及其復制件出境的審批”,因為國家未出臺一、二、三級檔案分類標準,該項事實上沒有調整對象;另一項“延期向社會開放檔案的審批”,如果嚴格對照《行政許可法》中的定義,該項內容事實上屬于政府內部管理行為,不屬于行政許可范疇。按照《指導意見》的要求,對于此類權力,在全國大力精簡行政審批的形勢下,應及時取消或調整。
       正確區分外部行政行為和內部行政行為,內部管理事務不再納入權力清單。《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地方各級政府工作部門要對行使的直接面對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行政職權分門別類進行梳理,匯總形成部門行政職權目錄。行政權力清理的范圍僅限于直接面向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行政職權。而政府內部管理行為等不再列入權力清單。部分地方檔案部門在前期清理過程中沒能很好區分兩者。
       正確區分抽象行政行為和具體行政行為。在已經完成清理的部分地區中,有不少地方將一些抽象行政行為列入權力清單之中,比如地方性檔案法規、規章、政府規范性文件草案的起草;檔案事業發展規劃的擬定、執行及評估等,按照《指導意見》的清理范圍,由于該類職權沒有特定行政相對人,不是“直接”面向行政相對人的權力事項,不應該保留在行政權力清單的范疇之內。
       正確區分行政權力“取消”和“不列入”。“取消”的意思很清晰,就是不再享有相關職權。如:無規章以上法定依據,僅依據規范性文件設置的行政權力一律取消;“不列入”的行政權力,并非在日后的工作中不再從事該項行政職權,比如政府內部審批,國務院在《關于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決定》中明確要求,調整為政府內部審批的事項,審批部門要嚴格規范審批行為,明確政府內部審批的權限、范圍、條件、程序、時限等,嚴格限制自由裁量權,優化審批流程,提高審批效率。“不列入”并不意味著該項職權的消失,仍要嚴格按程序運行。
       作者:王勇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6年3月14日 總第2886期 第三版
    在线播放免费人成动漫视频,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
  • <legend id="ioqes"></legend>
  • <menu id="ioqes"><center id="ioqes"></center></menu>
  • <legend id="ioqes"></legend>
    <code id="ioqes"></code>
  • <div id="ioqe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