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疑似迷奸案女方公布关键证据 宾馆监控曝光
2019-11-10 14:02 来源:

这件两年前的案件,在警方调查取证期间,刘熙及家人就感觉到“不对劲”。距离报案时间越来越久,警方为什么迟迟不予立案?为什么直到时隔半个月的6月28日才对犯罪嫌疑人邹某进行第一次询问?而在此期间警方对刘熙进行了三次询问。为什么7月20日中国刑警学院鉴定中心对刘熙的尿检结果检测出有药物成分还不立案?为什么7月31日立案当日嫌疑人邹某就被立即办理了取保候审,而且一直取保候审? 为什么案发后一周警方还没传唤邹某的时候,邹某的口供版本就有人编造出来在公安机关传出来了,而且和邹某之后口供内容居然一样?

刘熙还向记者提供了中国刑警学院物证鉴定中心在刘熙尿样中检测出苯二氮卓类药物利眠宁成分。

监控视频

面对刘熙母女反映的情况,抚顺市公安局督查支队和信访电话说“顺城公安办案没毛病”。多次问“你们知道邹某舅舅是干什么的不?”再加上那条看起来跟原来不一样的证物内裤,刘熙怀疑,这一切都和邹某父亲邹某平在公安系统工作,母亲在信访工作及公安当领导的舅舅干预有关。刘熙告诉记者,警方办案过程中她一直留有证据,但是目前无法提供,因为为了怕被抢走,已经邮寄到国外的亲戚家了。

侦查阶段就有很多令人疑窦丛生的事情发生,而到了一审阶段,则更令刘熙困惑,因为很多当初提取的证据,并没有出现在一审卷里。

顺城区将军派出所回应:“她说我们包庇嫌疑人,那你说法院检察院能包庇我们吗?”

2017年6月17日邹某父母及亲属到刘熙家认错道歉的录音显示:“人家是处女,俺们承认这件事”、“今天我说一句最到家的话,无论是不是处女,给整成这种程度也是丧尽天良的事,这是俺们不对”。邹某的母亲给刘熙母亲下跪认错。刘熙手里还有邹某的父亲、母亲、姑姑、叔叔、舅舅等亲属还曾多次电话、短信联系刘熙的母亲的短信记录证据。

律师发现,卷中2017年10月17日、2017年10月25日,顺城公安开具的两名刑警对案发当天取证的2个情况说明,全都漏写公安带刘熙到抚顺市中心医院做处检鉴定、对头部、腿部外伤拍照、上交案发时内裤这些关键事实。更奇怪的是,两个说明除了日期不同内容一字不差。

2018年4月18日,一审法院审理判定男方不构成强奸。

女孩满腹委屈:我是受害者,为何警方总在质疑我?

二审庭审结束后,刘熙和律师复盘庭审内容,越想越担心,这些关键证据法院不会再看不见了吧?她将本案的关键证据一一发给记者。

抚顺疑似迷奸案女方公布关键证据 宾馆监控曝光

格兰快捷酒店负责房间清扫员安春红证人证言:“我在603房间门口发现呕吐物”,“在605房间内发现床单上有血迹”。“在没有客人入住前,我们都换的是清洗过的床单,是干净的,没有沾过血迹。”

案件发生在2017年。

而整个案件一审最令刘熙不解的,就是没有认定刘熙被邹某带入宾馆时的状态。刘熙说,通过警方调取到的监控视频及证人证言可以看出,她在进入案发宾馆时处于不省人事状态,是被邹某拖架进案发宾馆格兰快捷宾馆。格兰快捷宾馆吧台收银员卜志明证人证言表示:“当时那个女的我看着像喝多了似的,神智都已经不清醒了,是那个男的在后面拖着那个女的进来的。”“看起来就像是喝多了,那个男的从后面拖着那个女的进来的,那个女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嘴里一直在哼哼,脑袋也是歪着的,身体直接靠在那个男的身上了,腿都迈不开步了,是那个男的在后面拖着往前走的。”

“法院说我是吃饭前吃的安眠药,这怎么可能?请客吃饭之前我没必要先给自己吃点安眠药,如果我同意和邹某发生关系,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吃点药?”刘熙气愤地告诉记者,法院做出这种推断对照整个侦查过程简直匪夷所思。对一个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女性来说,先吃安眠药这一举动根本不合常理。

律师质问:这些明明提供了却不见了的证据去哪儿了?

刘熙说案发后被害人家属多次申请公安机关、检查机关对张某立案侦查,有严重共犯嫌疑,但一直无人回应。6月14日早上邹某到刘熙家认罪后出来给张某打电话,警方调取到的基站定位显示张某当时就在刘熙家小区附近。6月14日是工作日,张某邹某的工作单位在抚顺经济开发区某政府,距离被害人家有20公里的距离,开车还需要近半个小时,张某上班时间不在单位而是在刘熙家外,刘熙认为这就是两人在商议犯罪后的善后事宜。

2017年6月14日案发当天,刘熙到抚顺市将军派出所报案,做完笔录后,顺城刑警三中队两名刑警带领刘熙到抚顺市中心医院做的处女膜破裂鉴定,结果显示:处女膜5点断裂到根处,10点断裂到根部。

实际上,之所以会检测出安眠药的成分,是警方出于此类案件以往办案情况的惯例。刘熙回忆道,2017年6月20日,顺城区刑警队长张兴义曾经建议刘熙母亲,检测一下刘熙被下的药是不是催情药,不久,顺城刑警物证科郭某向刘熙母亲转述了中国刑警学院的专家说法:“教授说了,中国市面上没有,说白了一个是假药一个也是安眠药类的,根本没有所谓催情类的……”同时表明,根据以往办案情况,公安涉及这类案件会检测常见的安眠药这一惯例。同时,刑警学院也确实检测出了刘熙尿样中含有苯二氮卓类药物利眠宁成分,这一结果是此类案件必做的常规检测,并不是女方特意要求的。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