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六安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调查
2019-08-11 16:39 来源:

  改变农业低效现状,离不开模式创新。

  六安乡村发展重颜值、更重气质。推进乡风文明建设,不仅让农民富口袋,也要“富”脑袋,不但要生活好,还要风气正。

  先进技术保驾护航,分水岭变成“分红岭”

  党支部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增强了自我发展和创新能力

  现在六安人开始换个角度看问题:光照好,雨水足,土壤微量元素丰富,种粮不行,为何不因地制宜种果树?2016年,六安开始了打造“江淮果岭”的战略转移。

  新体系引领——

  新销售拓宽渠道。在舒城县过湾村的过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记者体验了一把“黑科技”:点击自动售米机屏幕,选择“胚芽米1斤,4.90元”,手机扫码一支付,机器开始动起来,一阵轻微的轰隆声后,稻谷就变成新鲜稻米,纷纷滚入包装袋里。抓起米一闻,鲜稻谷香味扑鼻。过湾农业科技公司总经理樊浪生说,通过一条种植、加工、电商的产业链,发展订单面积33万亩,让农民每斤稻谷至少多卖两毛钱。

  一道道难题被解开,农民从“我不种”变成了“我要种”。王康云的桃园发展到400多亩,他对记者神秘地道出种桃“秘笈”:“专家指导咱给桃树‘打点滴’,一招鲜吃遍天,咱的桃子不但口感好,还比别人提前上市半个月……”

  陈家好说,军台村是当地最大的移民区,村里7000亩地,当地人称“锅底子”,大水年份常常受涝,既是地势洼地,也是收入“洼地”。几年前,县里“搭台”,让百姓“唱戏”——把水渠、电、通信基站建起来,把硬化路修到了田边,建起了军台龙虾大市场,村里成立合作社,发展起稻虾种养。

  “拆了网箱,一开始想不通。现在钱不少挣,尤其是看着家门口的水越来越清,值!”谢长春的话代表了众多渔民的心声。谢长春原来以打鱼为生,现在的身份是水库风景区游船公司员工。

  “面朝黄土背朝天”,传统生产方式不改变,农业就难以摆脱弱质化。怎么转变?六安将先进要素注入农业,由此催生出一系列化学反应。

  霍山等县,位于大别山腹地,阴凉潮湿、风畅多雾,不利于庄稼生长。但是独特的小气候,却是药材生长的“风水宝地”。这里药材品种占全省中药材资源的一半以上。

  新风尚带动——

  如何在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不让“果贱伤农”“谷贱伤农”的悲剧发生?六安的做法是把农民组织起来,通过构建现代营销体系,让一家一户融入产业链,抵御市场风险。

  富口袋也“富”脑袋,文明乡风吹进心田

  着力打造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六安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40家,发展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数量达130家,农民专业合作社9173家。各类新型主体连市场、带农户,让农民不仅是农产品生产者,更成为现代产业参与者、受益者。

  打消后顾之忧,张店镇脆桃3年发展到2.8万亩。

  老区的红色基因,让基层党组织始终保持着旺盛战斗力。采茶、炒茶、包装……四季春茶叶合作社理事长陈先志最忙的时候,连着熬通宵。“有了党支部就有了主心骨,增强了自我发展和创新能力。”陈先志说,这些年,合作社党支部从种茶能人中培养优秀党员,从党员中又培养种茶大户,组建了一支产、供、销过硬的队伍,不断延伸茶产业链条,带动山区农民持续增收,去年合作社生态茶叶收入700多万元,社员户均收入5.2万元,147名贫困人口脱贫。

  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战争年代曾有30万儿女为共和国捐躯!曾几何时,这里又是安徽省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的区域之一。

  新理念扎根——

  雾岚袅袅的山间,散落片片茶园。尽管质量上乘,过去,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的茶总是卖不上价钱。“人出去一趟都难,茶叶想卖出去更难!”茶,一度成为大湾村村民的愁肠。

  农业不止于耕田养殖,三产融合,让农业遍地生金,连风景也卖上了好价钱。走进舒城“九一六茶园”,沿青岗云梯拾级而上,放眼望去,蓝天之下,随山就势,绿色层层叠叠。茶园梯田下面,石塘村张净中夫妇开起了农家乐:“一到节假日就忙得脚不沾地,累是累点,但收入比种地翻了好几倍,自己给自己‘打工’,开心!”

  更广泛的行动在岸上。六安一把尺子量产业,坚决对高污染项目说“不”,提出了“钢筋水泥不上山,农药化肥不下地”的绿色发展理念,淘汰产能落后企业,拒绝高能耗及高污染项目。与此同时,一场“双替代”(有机肥替代无机肥,生物农药替代化学农药)行动在全市推开。

  六安人开始了对症下药:低端产业减下来,高效农业多起来,一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拉开帷幕。

  “天下名山,必产灵草,江南地暖,故独宜茶。大江以北,则称六安。”这是明朝茶学家许次纾所撰茶叶名著《茶疏》开卷之言。六安自古出好茶。当地的六安瓜片、霍山黄芽、金寨翠眉、舒城小兰花、华山银毫并称“五朵金花”。

  六安乡村产业布局向优、向绿转变:在500里茶谷,70万亩茶园形成年产值27.5亿元的大产业;在江淮果岭,林果面积发展到45万亩,仅鲜桃产值可达12.8亿元;在西山药库,30万亩中药材带动30万农民增收;在淠淮生态经济带,稻渔绿色种养面积达66万亩,位居全省第一;休闲农业去年接待游客超2000万人次,从业农民人均收入达2.8万元。

  乡村振兴绝不仅仅是产业振兴,如果农民口袋鼓起来了,脑袋还是空荡荡,高质量发展就是一句空话。

  “如今洼地成了聚宝盆。”陈家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搞稻虾共养,一亩地产虾300斤,每斤15元,仅此一项就能挣4500元,再加上卖绿色稻米,收入足足翻了三四倍。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