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孤独 他们在地下136米的地方绽放青春
2019-08-09 07:29 来源:

  可可托海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富蕴县,是一座因矿而兴的小镇,被誉为“天然地质博物馆”。可可托海出产的矿石为国家偿还了苏联外债、为“两弹一星”提供了原材料,同时奠定了我国稀有金属工业基础,是我国的功勋矿、英雄矿。

  1980年以前的中国地图上没有标注这个名字,只有一个保密代号“111矿”。这里属于军事管制区,进出需要边防通行证,外界知之甚少。

  “就像井底之蛙,只能看到头顶的那一片天!”刘志敏说。

  在地下136米工作,最害怕电梯故障。2007年,老旧的笼梯退役,更换新电梯是一项大工程,需要拆除老电梯轨道、更换新轨道,工期3个月。女职工刘晓和地下水电站员工只能每天攀爬楼梯安全通道,地下一共34层,600余级台阶。楼梯修建于60余年前,混凝土和钢结构至今仍然稳固如初。

  从巴音学院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屈盼盼原本在乌鲁木齐工作,父母希望她离家近些,她便找到了地下水电站的工作。水电站隐藏在距可可托海镇17公里的伊雷木湖旁,屈盼盼没想到,抵达湖边大坝之后还要再走9公里的盘山路。路面狭窄且蜿蜒曲折,旁边是河道深渊,路旁经常有滚落的巨石。

  水电站在不断变化。2011年5月,新疆有色集团公司为使稀有金属公司在矿产资源枯竭后转型发展,开工建设可可托海水电站扩机工程。2015年10月,新的海子口水电站实现并网发电。为了便于水电站员工出行,2013年7月,横穿深山的一条长达1.8公里的交通洞贯通,职工不用再走狭窄曲折的盘山老路。

  “为什么不离开,去大城市打拼,舒舒服服地坐在暖屋中?”一名厂家的技术人员曾经问曹钰。

  曹钰曾走过地下水电站四号机组旁一条180米的安全出口,洞内是裸露的花岗岩山体。曹钰抚摸着冰凉的岩石,脚踏上水泥台阶,脑子里会不自觉地想起60年前老一辈建设者如何艰难地用十字镐凿出这么宏伟的地下工程。

  34岁的刘晓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被爱人“拐”进来的。她的爱人是一名“矿二代”,当时刚领了结婚证,爱人害怕她去别的地方工作,时间一长两人就分开了,就让她一起留在地下水电站,如今已有14个年头。

  白班8小时,夜班16小时。运行工刘志敏和井口阳光的距离,是136米。

  1958年,可可托海矿务局开始进入长期的秘密生产状态,先后有数以万计的建设者来到可可托海小镇,矿区的地质、采矿、选矿、水文、电力等领域涌现出一批科技带头人,走出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同年,为了缓解矿区电力紧张的状况,可可托海水电站开工建设,选址时充分考虑了地质条件和备战的需要。它藏在大山腹中,是完全由人工“掏”出来的。

  截至今天,地下水电站已安全平稳运行了半个世纪,创造了共和国水电史上的奇迹。

  地下水电站共有3层,分别设置了发电机组、水轮机组和水泵。隔音间设在地下一层,不足4平方米,入口处黑色的小煤炉冒着热气。隔音间外,说话得靠吼,新来的人不适应,就戴上耳塞。

  车行到距大坝5公里处,前方雪崩阻断了前行的路,程守军查看情况后决定从路边的悬崖步行下去。山路陡峭,危险丛生,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小心翼翼地向山下滑行。寒风刺在脸上,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睫毛瞬间被冻在一起。厂家技术人员第一次来可可托海,穿得单薄,几分钟就冻透了,水电站的5个人将能取暖的衣物都给了他,曹钰他们只能跳一跳或者抱团取暖。3个小时后,所有人的腿脚都冻得麻木、失去知觉。

  让张忠元更加震撼的是地下水电站的历史,他说:“能在先辈们呕心沥血开凿出来的水电站工作,真的是一种荣幸!”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