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简帛与《淮南子》新研
2019-08-07 21:24 来源:

  其一,利用出土简帛中的相关材料可以深入讨论《淮南子》文本的生成及流变,特别是其中“公共素材”的时代、来源与流传问题。《淮南子》采录了大量前代典籍的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寓言、警句及民间谚语等“公共素材”,这些公共素材是中国早期叙事文学的重要材料,《淮南子》将其吸收进来,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其文学意蕴,加深了《淮南子》文本的文化元素。对这些公共素材的来源进行分析有助于从文本角度考察《淮南子》的成书。出土简帛中就有不少这方面的材料,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故事型公共素材,如上博简《容成氏》、郭店简《唐虞之道》讲述的上古帝王的传说故事,马王堆帛书《春秋事语》《战国纵横家书》记载的大量春秋战国历史故事等。这些故事又同时互见于《淮南子》和其他史传、诸子文献,不仅数量多,而且文本结构互有差异,故事情节有详有略。此类故事的综合探讨可以回溯《淮南子》的文本生成及文本差异的深层次原因,进而从新的视角观照其他诸子文本的形成与流变。还有一类是说理型公共素材,如郭店简《语丛》、上博简《用曰》、马王堆帛书《称》、银雀山汉简《要言》皆是将格言、警句、谚语汇集成篇。《淮南子》中的《说山》《说林》两篇就是这类性质的文章,而且其他篇中也同样汇集了大量说理类短语。过去学者在笺释《淮南子》时多将这类材料简单地处理为“本自某书”,如《淮南子·缪称训》“天弗能杀,地弗能薶也”句,《荀子·儒效》作“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淮南子》看似本自《荀子》,但郭店简《太一生水》“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不能埋,阴阳之所不能成”句,却让我们看到了这句话的更早形态。《淮南子》是本自《荀子》还是《太一生水》,抑或还有更早的源头,恐怕不能简单作答。类似的现象亦存在于《管子》《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其他诸子文献中,因此在诠释这些文献时,一定要注意这些“公共素材”的时代和来源。

  《淮南子》虽成书于汉初,但作为先秦诸子的殿军之作,其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实关涉战国秦汉间学术和文化的诸多内容。《淮南子》与出土简帛有大量相合或相近内容,通过文本对读,将《淮南子》放在战国秦汉间学术史的大背景下进行考察,可以进一步厘清《淮南子》对先秦诸子思想的传承与发展,揭示《淮南子》在这一时期学术史中的地位与文献价值。同时以文本对读为突破口,可以重新考察《淮南子》的文本生成与编纂成书,进而关照早期文献特别是先秦诸子的文本形成及流变。将传世古书与出土文献进行文本对读,亦可以作为先秦两汉传世古籍研究的一种新视角,推动传世古书和出土简帛的深入研究,解决早期中国相关文史研究中的一些疑难问题。

  《淮南子》牢笼天地,博极古今,折中周秦诸子,集汉前思想之大成。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随着马王堆汉墓帛书、郭店简、上博简、清华简、北大简等简帛文献的大量出现,掀起了一股以出土文献对读校理古代典籍的热潮,成果纷出,新意屡现。但就《淮南子》而言,虽然前有老一辈学者于省吾《双剑誃诸子新证·淮南子》、杨树达《淮南子证闻》等间或利用甲骨、金文、简牍等出土材料校读《淮南子》,多发新论,信而有征;后有张双棣《淮南子校释》、萧旭《淮南子校补》等亦注意使用新出土简帛材料解决一些疑难问题。但整体看来,专注于利用出土简帛研究《淮南子》的学者比较少,所得成果仍稍显不足。

  其二,以学术史为中心,借助出土简帛佚籍厘清《淮南子》对先秦学术文化特别是诸子思想的传承与发展。《淮南子》不仅是淮南王众多宾客的集大成之作,也是战国后期知识与思想趋向融合会通的自然结晶。将《淮南子》还原到战国秦汉间学术传承的大背景下进行考察,可以很好地揭示出《淮南子》在战国与汉初学术史的转型时期所处的学术地位及文献价值。如后世多依据《韩非子·难势》将慎子列入法家重势一派,而上博简《慎子曰恭俭》的问世,则让世人看到慎子不仅“精法循势”,还杂糅道、儒二家,这些多不见于今本《慎子》及其佚文的思想特征,却在《淮南子·主术训》论君人之道时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与发挥,在《淮南子》与传世《慎子》相近文句外,又提供了新的资料与论据证实了《主术训》与慎子学派在思想上密不可分的传承关系。又如《淮南子·缪称训》不仅与《子思子》佚文有十二条相近文句,而且与一般认为是子思作品的郭店楚简儒家类著作屡屡暗合。竹简《性自命出》论“情”、《穷达以时》篇中的“时”“反己”、《成之闻之》的“反本”皆可在《缪称训》中寻得痕迹。出土简帛以更多例证说明了二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另外,《淮南子·兵略训》还可与银雀山汉简“兵法丛残”《奇正》等篇相对读,裘锡圭先生即指出:“《淮南子·兵略》里有不少与《奇正》篇相合的内容,大概在编写《兵略》的时候,《奇正》篇是很重要的参考资料。”《兵略训》与银雀山汉简《孙膑兵法》亦有十四处对应内容。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