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半边天” 南阳法院撑起“保护伞”
2019-08-07 01:03 来源:

  贾某与丈夫杨某于2004年登记结婚,第二年,两人的女儿出生。近几年,杨某多次殴打贾某,并把贾某和孩子逐出家门,母女二人被迫到宾馆住宿。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不再受到伤害,贾某依法向卧龙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卧龙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遂以故意伤人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939.36元。

  整形美容,不正规美容医院坑人

  一周后,起诉离婚的女当事人再次来到法院,见到刘蕊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撤诉的,这些天,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太冲动了。”随后,她的丈夫也给刘蕊打来电话:“我按你说的,陪她逛了街,给娃买了玩具,从工地上回家后不玩手机了,陪她陪孩子。以前,我觉得只要挣钱给她花就行了,不在乎这些小事儿,没想到她那么在意。”(李思阳 丁清凌

  为避免陷入此类纠纷,卧龙区人民法院法官综合相关案例和纠纷,建议大家要选择具有医疗美容资质的正规专业机构,同时还要挑选具有丰富执业经验的医生,千万不能轻信一些小美容院的广告而悔恨终生。

  该男士异常激动,不停重复“我不相信她要跟我离婚,我坚决不同意!”刘蕊让他坐下来慢慢说。听完他的陈述,结合他妻子的陈述,刘蕊心里有了数:女方是一个追求浪漫、注重交流的人,而男方只知道拼命挣钱,平时不够关心女方,还嫌女方“整天爱想些没用的事儿”。于是,刘蕊给该男士出了个主意。

  当天下午,刘蕊给女当事人的丈夫打了个电话。该男士听说妻子起诉与他离婚后大呼:“我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要跟我离婚?”随后,他放下手中的工作,不一会儿就赶到法院找到了刘蕊。

  王某与褚某通过同学介绍认识,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相处一段时间后,褚某觉得王某脾气不好,不愿再与其交往。不愿分手的王某多次到褚某家纠缠,还扬言要杀了她,吓得褚某不敢上班。不堪其扰的褚某与家人多次报警求助,其中一次,民警处警时,在王某身上搜出一把管制刀具。

  恋爱分手,恶男殴打前女友获刑

  王某对自己的身材不太满意,到某整形美容医院做了祛除眼袋和双大腿抽脂及提臀手术。病历显示,当天14时许,王某进入手术室。15时,手术结束后,王某昏迷不醒。16时5分,医护人员开始使用吸氧机,对王某实施急救。经过几天治疗后,王某的症状没有好转,王某的家人将其送往市中心医院,后又转入郑大一附院、北京宣武医院等医疗机构进行治疗。经过长时间恢复,王某依然没有彻底痊愈,而且还出现记忆力衰退、智力下降、大小便失禁等症状。王某家人将该整形美容医院告上法庭。法官咨询了双方意见,均表示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最终,被告愿意支付各项赔偿金23万元,王某家人接受了这一调解意见。

  起诉离婚,她嫌丈夫一点不浪漫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近3年来,卧龙区人民法院已多次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案件。法官提醒,如果婚姻期间遭受家庭暴力,可依法申请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进行司法保护。

  遭遇家暴,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中新网河南新闻3月8日电 女性遭遇家庭暴力如何求助?分手后,前男友纠缠不休怎么办?“三八”来临之际,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唐河县人民法院公布妇女维权典型案例,为女性朋友正确维权支招。

  一天,王某在一路口发现褚某,尾随其后,要求跟褚某谈谈。褚某谎称要给嫂子送东西,到附近一小巷内给家人打电话求助,结果被王某发现,恼羞成怒的王某一把将褚某手机夺走。褚某非常害怕,随手捡起地上的砖块挡在身前。褚某的自我保护行为让王某更加恼怒,他夺过褚某手中的砖头,砸向褚某头部。经法医鉴定,褚某的伤情属轻伤二级。

  法官审查有关材料之后,认为申请人贾某提交的材料符合受理条件,当即为贾某办理登记立案手续,并提醒申请人收集相关证据,除处警记录等直接证据外,加害人的书面保证和悔过书、具有认知能力的未成年子女证言、有旁证支持的视听资料、网络聊天和微博等电子信息都可以作为认定家庭暴力的证据。

  今年春节刚过,唐河县人民法院法官刘蕊接待了一名到法院起诉离婚的女性当事人。女当事人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我实在跟他过够了,你们赶快帮忙把我俩分开吧……”刘蕊耐心听完后劝她:“我觉得你俩远没有到离婚的地步。你们的孩子还不到3岁,要慎重考虑离婚对孩子的影响。”

上一篇:上一篇:呼伦贝尔7座包车网

下一篇:下一篇:中国教师报课改中国行走进河南南阳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