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冀忠:21年亲历两次“不同”的撤侨
2019-08-10 08:06 来源:

  水泥厂距亚丁90公里,然而工人们抵达亚丁已是傍晚时分。“亚丁已经打得很厉害,情况和萨那不一样,萨那的局势还可控。在亚丁多待一天,哪怕几个小时,风险都会增加。”情势紧急,马冀忠向驻也门大使馆和外交部提出建议,亚丁方面人员在3月29日提前一天撤离,外交部同意了。

马冀忠:21年亲历两次“不同”的撤侨

  亚丁总领馆的前身是中国驻南也门大使馆,按照大使馆标准修建,一座三层的办公楼外还有一座三层的宿舍楼。“领馆很大,不过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员编制了。”马冀忠说,2011年初也门局势失控后,外交部已经考虑“撤馆”,“但使领馆是国土的一部分,而且中国也门关系友好,不能轻易撤。”斟酌之下,外交部还是做出了亚丁总领馆在撤出部分非重要岗位人员和家属情况下留守的决定。

  激烈的战火之中,中方人员不得不决定撤离。马冀忠回忆,在亚丁,搭载中国工人撤离的是中水公司的两条渔船。“撤侨行动千钧一发,渔船把捕上来的鱼全倒回海里,清理了鱼舱,让工人住了进去。”马冀忠自己搭乘的,则是一艘法国军舰,同船的还有其他国家的侨民。这成为马冀忠驻外生涯经历的第一次“也门撤侨”。

  1994年5月,也门南北势力爆发内战,持续2个月的战争造成了110亿美元的巨大损失。

  在马冀忠30年的驻外和外事工作生涯中,这是第二次乘坐军舰从战火纷飞的也门撤离。不过,与2015年乘坐临沂舰撤离不同,21年之前的1994年,搭载他的是一艘外国军舰。

马冀忠:21年亲历两次“不同”的撤侨

  3月28日中午,上百名水泥厂的中国工人在业主武装护卫下,启程赶往亚丁。这天下午,惊险的一幕曾让负责撤侨工作的国内外交人员惊出一身冷汗。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郭少春正和马冀忠通话,突然听到电话那头轰的一声巨响,就没了声音。国内人员做了最坏的想象,幸而十几秒后,马冀忠的声音又从电话中传来。原来是一颗炮弹在距领馆十几米的地方爆炸,“动静非常大。我们的办公室是临街的,我下意识地把手机甩了出去……”

  本报记者 白波

  回国后,马冀忠进入外事部门工作,多次派驻中东国家。2010年底,席卷中东世界的所谓“阿拉伯之春”爆发前夕,马冀忠接到新的任务,这一次的目的地又是也门。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