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某信息通信基地四营五连连长翁春芳
2019-08-08 22:35 来源:

  翁春芳,是五连连长

  那天,五连的巡线队撞见几个正在光缆线路附近施工的人。几十吨重的卡车,把埋设光缆的地方轧出一个坑,再不制止就会危及通信安全。陈文雄伸手示意对方停车,谁料,卡车司机一脚油门,把他撞出去四五米远。

  那年冬天,一名战士想转士官,但平时表现一般,民主测评排名靠后,便托人打招呼。可翁春芳没有开绿灯。黎晓军说,这件事让他觉得,翁春芳是个靠谱的连长

  每次带队巡线,来不及回连队吃饭,翁春芳都会在野外煮上一锅鸡汤米线。但他没有想过,这碗米线能左右一个人的走留。

  家的味道与温暖,源自翁春芳长年累月的专情与投入。

  路又陡又窄,耖宇航从小恐高,越走越怕,只能放慢脚步,手脚并用,花了5个多小时才巡完别人两个小时就能巡完的线。等他走到集合地点,太阳早已落山。他心想肯定要挨批,但迎上来的却是连长和战友们的嘘寒问暖,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线。

  “你们已经违法了。”翁春芳毫不示弱。

  后来,李勇勇的母亲遭遇车祸去世,翁春芳不仅带头组织捐款,还协调有关部门为李勇勇解决家中困难。从那时起,李勇勇打开心结,脏活累活抢着干,像变了个人。

  连队营区曾是一个硅铁厂,土壤贫瘠,什么都种不活。翁春芳带着大家,把土全部换掉,种了松柏,还栽了花。围墙外有个蓄水池,漂着厚厚的垃圾,多少年没人管。他觉得可惜,带头跳下去,清垃圾,挖淤泥。从此,连队多了个周末钓鱼的去处。短短几年时间,营区大变样。

  2015年,时任连队文书的李勇勇找到翁春芳,希望换个岗位。由于没有合适人选接替,翁春芳没有答应。李勇勇认为连长故意为难自己,便心生不满,总跟翁春芳唱对台戏。

  五连驻地位于迪庆高原,海拔近3400米,空气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的70%。

  守住规矩,就能守出好风气、守出凝聚力。5年间,五连连续5次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2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相比之下,李勇勇对翁春芳的认可,却是一波三折。

  “遇上有风,摆动幅度超过1米是常事。”陈文雄说,每次上去都跟第一次那样心惊胆战,但只要连长在场,就觉得安心,“如果有事,他肯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那碗米线有家的味道,让人觉得很暖心。”耖宇航说,要不是怕战友们取笑,他可能当场就哭出来了。

  三级军士长陈文雄是五连为数不多有跨江光缆维护经验的人。

  5年前,翁春芳刚上任时,全连十几个人服役期满,绝大多数不愿意留队;如今,就连兄弟单位一些素未谋面的战士都私下打来电话,向他推荐自己,申请到高原上来。官兵们说,翁春芳就像高原上的“拴心石”,让大家心甘情愿扎下根,踏踏实实干下去。

  高原上的“拴心石”——记某信息通信基地四营五连连长翁春芳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