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直播”:一场“网红”梦的陨灭
2019-10-31 11:23 来源:

  郝小勇的“快手”号叫“社会与你四川耗子哥”,一共有93个作品,386个粉丝。

  大约一年前,黄家风跟女友分手后,开始玩“快手”短视频。

  但他的生活看起来并不明朗。1月25日,川菜馆放假,于小艳把全部工资钱结给了郝小勇(他提前预支了一部分,只剩下1600元),并让他明年另外找工作,“他做事情太慢了”。

  赔偿

  他迅速说完,甩了甩身上的布条,随后纵身一跃,溅起了一串水花。

  他依旧喜欢去酒吧、KTV,有时也和于小艳一起去。

  不久,兄弟俩一起去了福建,进了一家鞋厂。

  他开始向大哥和两个弟弟借钱,有时候是一千,有时候是几百,“经常没有生活费了,或者要买这、买那……”后来,他没有办法,把女儿丢给了母亲,再次回到绍兴柯桥打工。

  2月24日,记者到柯桥羊山公园,没来得及表明身份,就被杨肖等几人拉去一起拍段子。

  “他说没钱,不回家了。”腊月28日,郝小勇向于小艳借了500块钱,称没有生活费了,还说他帮人代班没领到工资。

  这个偏僻的村子,坐落在半山腰上,因为田地干旱,粮食产量低,很多家庭外出打工后搬走了。

  今年过年,黄家风原本打算回老家,想着过年卖鱼生意好,可以多赚一点钱,后来便没有回去。他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不停地嘀咕:跟他(郝小勇)认识不到半个小时,为他哭了好几次,还为他赔了一年多的工资。

  第二天,他决定施行跳水拍摄计划,期间发现手机快欠费了,又向于小艳借了200块钱,去联通营业厅充了100块钱话费。那时候是下午两点钟。

  “1、2、3……”郝小勇对准手机镜头比划,操着浓重的“川普”口音说,“很多老铁说我拍段子,不那个(刺激),今天只有四(摄氏)度,我给大家来点刺激的,在这里给老铁们拍个跳水的段子!”

  郝中罗说,他们也知道,黄家风没有法律责任,但他们失去了亲人,而且家里条件确实困难。

  “扑哧”一声,郝小勇跳入河中,溅起了一串水花,很快露出了半个脑袋,晃动了几下后,身体漂浮在水中。

  干了一年多,郝中罗转做销售副食品。有一次,他去绍兴柯桥出差时,发现这边很多筠连老乡。别人告诉他,柯桥有一座“中国轻纺城”,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买布匹,这里工资高、好赚钱。

  天空下着毛毛雨,太冷了,黄家风跺了跺脚,骑上摩托车,往郝小勇居住的迎架桥小区驶去。二十分钟后,他推开房门,看见里面有四五间出租房,彼此孤独又陌生。

  郝家三兄弟,大哥郝中罗在家周边打零工,家中有两个小孩;两个弟弟都做了上门女婿;母亲也年纪大了,而且有她再婚的家庭;而侄女妈妈至今没有联系到。

致命“直播”:一场“网红”梦的陨灭

  22岁的郝小勇,成了一名单亲爸爸。

  他经常工资不够花,有时提前预支工资,有时向同事借几百、一千块。但只要一有钱,就会马上还掉。

  郝小勇讲究穿着,寒冬腊月,经常穿一件薄薄的小西装,里面搭一件白衬衣,或者羊毛衫,一条牛仔裤,脚下蹬一双油光发亮的尖脚皮鞋。冻得瑟瑟发抖,但从不肯换棉衣、羽绒服。

  2018年夏天,郝小勇在川菜馆切好的武昌鱼。 采访对象 供图一开始,他干活还算卖力,速度也还行,但七天试用期过后,就变得懒散了。“一放下刀,他就看手机,随时随地都在刷手机。”于小艳几次想开除他,但碍于情面,一直开不了口。

  大年三十,郝小勇打电话回家,跟母亲拉一会儿家常。第二天大年初一,他又向小弟借了100块钱。

  玩乐人生

  郝小勇租住在群租房,靠最里面的一间房里,每个月房租600块钱。他走进去,敲了敲最里面靠右边的门,一个穿黑色小西装的瘦小男人打开了门,招呼他进去坐。

  下午4时许,在网友黄家风的陪同下,郝小勇换上一套黑色的“异装”——衣袖和裤筒被剪成布条,在空中飞舞,露出膝盖和手臂,像是自制的“乞丐”服。他赤脚站到柯桥区迎架桥下的三江大河边,瑟瑟发抖。

  去年六月,他从老家四川筠连县出来,居住在柯桥“中国轻纺城”,在附近的菜市场帮人卖鱼,一个月工资3000块钱。工作很辛苦,但每隔四五天,他会抽空发布一条短视频:他在市场卖鱼、去风景区游玩、跟朋友吃喝玩乐……

  33岁的他不避讳自己上快手的目的:想找一个女朋友。黄家风没有想到,女朋友没有找到,却遇上了喊他一起拍段子的老乡。

  上小学五年级时,因成绩不好,郝中罗辍学了,不久跟着堂哥外出打工。当时郝小勇读小学三年级,看到哥哥辍学后,也不肯再去学校读书。

  几个月后,他想再回川菜馆,但店里已经招满了人。

  五分钟后,120来了,郝小勇被送去绍兴市中心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绍兴市柯桥区公安局称,经他们调查,这是一起意外死亡事件,死者家属和摄像者双方进行了协商,已经达成了一致协议。

  单亲爸爸

  五年前,郝小勇24岁,进入柯桥区湖西路一家川菜馆,依旧还只是一名配菜员,在厨房给厨师打下手。

  2月20日,黄家风在小马路菜市场帮人卖鱼。“年纪大了,不(幻)想当网红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干活吧。”他一边说,一边把杀好的鱼装进塑料袋,递给一位买鱼的顾客。

  郝中罗觉得,二弟因为婚姻生活不顺,没有人管束,后来沾染了一些坏习惯,经常喜欢跟人一起去外面玩。

  一个小时后,他主动添加了老乡黄家风的微信号,约对方过来一起拍跳水的段子。

致命“直播”:一场“网红”梦的陨灭

致命“直播”:一场“网红”梦的陨灭

  困境

  这个活泼的小姑娘,已经上一年级,虽然从小父母不在身边,但是聪明伶俐,去年期末考试,数学考一百分,语文考八九十分。郝中罗希望她以后上高中、考大学,不要像她爸爸一样没文化,但家里现在这种情况,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急诊科医生周家吾说,经过头部CT扫描,郝小勇颅内有出血,到医院时已经丧失了生命体征。

  2月19日,黄家风用棍子探入出事的河底,水深不足四十公分。此时,桥上围观了十几个人,黄家风大声呼救,有人拨打了120,有人拨打了110,有一位男子跑了下来,帮他把郝小勇一起扶上了岸。

  “发在快手上了”,郝小勇回答。

  出事前几天,郝小勇在安昌古镇做直播。郝小勇看到,有老铁留言说段子不刺激,他决定大冬天拍一个跳水的段子,“肯定会涨不少粉丝”。

  十几分钟后,他们一起下楼,跨过铁丝网,走到小区外的三江大河边。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快手”活跃用户数为23511.17万人,位居中国短视频APP榜首。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