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京城五百城管可有六件套?
2019-09-13 22:16 来源:

  以执法为名的城管走到哪打到哪却也得到一片别称:比如穿着制服的打手、执法的黑社会、没有武装的军队。还有人戏称中国城管已被联合国列为世界十大恐怖组织之一-----如果派出城管钓鱼岛早收回来了。

  昨日,广州市第14场市政府领导新闻发布会举行,副市长谢晓丹一下回答了15位记者的提问。对城管“六件套”新装备问题,他说:“不是主动进攻的武器,而是防备。”“我查了一些资料,古代就有城管,在宋朝京城就有一支500人的专门从事城市管理的队伍,明确规定在官府门前、民宅周围不能乱摆放。”(2013年8月30日新快报)

  听了谢副市长的介绍,笔者深为同情广州4000城管“弱势群体”,但笔者也想问一下:哪部宋史上记载着宋朝京城有500城管?莫非谢副市长是从宋朝城管穿越而来的?宋朝那500城管当时可有六件套?此外,既然广州建城已有2226年了,广州城管“诞生”多少年了?在广州城管“诞生”之前,为什么小贩与城市就能和谐共处2200多年呢?

  官本位思想+服务错位+谋利目的+市容政绩观,正是导致了全国各地城管与商贩矛盾冲突的根本原因,当前,全国上下正是大力开展破除四风走群众路线活动,走群众路线就应该以群众为镜,以民心、民意、民情为根本,真正“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而对于城管来说,走群众路线就是要以商贩为本,不解决商贩关心的问题,就是形式主义,不化解与商贩的矛盾,就是官僚主义。面对人人喊打的尴尬城管形象,广州六件套武装化城管无疑是拉大了与商贩和民心的距离,与走群众路线指导原则更是背道而驰。

  近段时间从延安城管跳踩商户头,到临武打死瓜农,再到此次西宁城管公然抢枪暴打警察,城管不断吸引着人民的眼球。延安“飞踹踹”事件后,随后就揭露出延安城管豪华办公楼、局长豪华座驾、临时工替罪羊后续事件。而临武事件更揭露出城管领导竟然是法院副院长。城管队员雄势的背后俨然站着更强势的领导,而城管在走到哪打到哪的形象也将自己置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地。

  近日,广州城管防护装备升级换代,防刺衣、防护手套、防护头盔、防护盾牌、对讲机、胸挂摄像头等“六件套”亮相,这引起了舆论的极大关注,有评论认为,“城管装备升级是开了人性化执法的‘倒车’。”对此,谢晓丹副市长用“任务重、人手少。”来形容广州城管的困难,他说,广州目前有25万—30万个小贩,而目前城管队员仅有约4000人。“广州建城2226年了,城市有市政属性,各种文化可以在城市里共生、融合,但必须遵循基本秩序和道德秩序”,“公安城管综合执法将是方向”。

  “城市让人们生活更美好”,这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说到底城市是人民的城市,管理城市的基本原因应该是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而看看现在的城管的工作,他们并非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仅仅为了象征领导政绩、面子的城市市容在服务。城市市容与摊贩其实并不矛盾,也并非不可调合,只要城市规划者做好社区与配套服务,商贩完全可以与城市高楼大厦和谐相对,在老人们的记忆中谁说商贩与吆喝声不是城市的一道美丽风景呢?

  7月24日,习近平主席在武汉参观毛泽东故居时在一幅1953年毛主席在武汉黄鹤楼下与小商贩亲切交流的照片前久久停留。8月4日,人民日报针对临武瓜农事件发表署名文章《一个城市应该容得下小小的瓜摊》,人民也不禁都在疑问:为什么中国各个城市都容不下小贩呢?

  近年来,中央一直在强调政府职能转变,改管理者为服务者,打造高效廉洁服务型政府,“城市管理与行政执法局”从创立开始其实就已是错误定位,这个名称就给人民群众以管理与执法的冰冷印象,如果当初定名为“市容行政服务局”,并以整合摊位,为小商小贩服务为工作重点,又哪里来的如此层出不穷的城管与小贩们的冲突与敌视?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