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最后一颗开国将星 吕正操:“别打电话找我了”
2019-09-01 12:04 来源:

  没有低回、悲恸的哀乐,人们用自己的方式向党旗覆盖的吕正操将军遗体作别,或鞠躬、或跪拜、或喃喃倾诉。


  中新社北京十月二十日电 题:送别最后一颗开国将星 吕正操:“别打电话找我了”


  记者 张量
  “对生是如此,对死,父亲也很豁达。他曾说,如果我没了,你们就登报发个告示,说我没了,别打电话找我了。”吕彤岩说,“也是因此,我们在父亲去世后不设灵堂,也没通知任何人,但是来家里吊唁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父亲一生特立独行,不喜欢落于窠臼,我们子女只能跟着感觉办理后事,觉得爸爸会喜欢怎么样。”

  告别仪式后,吕正操将军遗体进行了火葬。对于骨灰的安放,吕彤岩说:“父亲没有任何交待,我们想如果全部撒到大海"重归大海作波涛"会合他的意,但是孙辈希望能留下来,有一个地方给家人作为思念之所。现在我们还没有想好最终答案。”


  在告别仪式上,很多须发皆白的老人或让家人搀扶、或坐轮椅赶来,其中有的是抗战时期的战友,有的是故人后代,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彭德怀、叶剑英、朱德等开国老帅的后人也都齐齐出现。还有数千民众自发从全国各地赶来送别。

  二十日上午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高悬“送别吕正操同志”的挽幛,为最后一颗开国将星的陨落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礼堂内摆放着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等敬献的花圈。

  吕彤岩说:“父亲对生死看得很淡,对自己的身后事从来不说也不想。父亲一百岁生日的时候,他就说不过。今年元旦,我在白板上写字问他"一0六岁生日怎么过?"父亲看了说"平常过",我说"平常过是怎么过",他就拿起笔来也在板上写"不声张"。”惜字如金的吕老就在平淡中度过了自己最后一个生日。
  吕正操将军的小女儿吕彤岩告诉记者:“最后时刻,父亲走得很安详,我握着他的手,看着血压一点点降下来,没有一丝痛苦。有人说父亲就像是圆寂了。”作为子女,对父亲一百零六岁高龄辞世感到安慰。据吕彤岩介绍,吕正操老人十月一日在医院的病房里收看了国庆典礼,非常高兴。吕正操是唯一一个看着祖国迈过六十年华诞的开国将军。
  吕彤岩这几天一直担心北京刮风、天气冷,特意安排丈夫叶选基等家人在告别大厅外,在送别的人群中接父亲的老战友。她欣慰地说:“幸亏天公作美,今天风停了、天气转暖了,我才放下一颗心,真怕这些老人家冻着、累着。父亲一辈子秉持"闲人不折腾忙人,死人不折腾活人"。相信这样能让他老人家安心。”

  吕正操将军安详地躺在鲜花、翠柏中,他的四个子女吕彤羽、吕彤岩、吕彤欣、吕彤邻和三个孙辈亲属守护在侧,向每一位来送行的人握手答谢。
  为了合老爷子的心意,吕家人在餐室挂起了最能表达父亲一生的重要书、画和照片、纪念品、奖杯,向吊唁的宾客介绍每一件物品的故事,让父亲身后事悲恸少一点,温情多一点。吕家子女在告别仪式上特意避开了“沉痛”“永垂不朽”之类的字眼,并且取消了哀乐。
  在吕老的遗像下方,几位子女敬献的花圈上写着“爸爸一生无憾儿女永远怀念”。孙辈和重孙辈的花圈则摆放在吕正操将军遗体前方,分别写着“亲爱的爷爷我们永远爱你”、“亲爱的太爷爷我们会常听到你的故事”。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