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留守男童上吊自杀 父亲拒绝葬进祖坟
2019-09-01 04:10 来源:

9岁留守男童上吊自杀 父亲拒绝葬进祖坟

9岁留守男童上吊自杀

9岁留守男童上吊自杀 父亲拒绝葬进祖坟

  小闯自缢的厕所

  厕所的屋顶和横梁已被拆除,横梁在1月23日小闯下葬后被焚烧掉了。

  1月23日,死后第三天,小闯(化名)仍然被安放在堂屋正中的门板上,瘦小身体裹在厚厚的大红被中。

  父亲李满国始终没同意,把这个9岁孩子葬进李家祖坟。按农村说法,早夭的孩子会破坏祖坟风水,自杀者更甚。

  直到这天傍晚,小闯才被安葬在望江县华阳镇司阁村一户远房亲戚家的田地里—距离这户人家的祖坟有十几米。那里既不是爸爸家的地,也不是妈妈家的地。

  父亲和母亲都拒绝向外人透露坟的具体位置。村支书刘中林协助处理后事,他描述,孩子的坟,四周空空当当,“谁也不挨着”。

  小闯的父母两年前离异,双双在外打工,1月20日自杀前小闯又得到离别两年的母亲无法回来过年的消息。

  “母亲不回家过年对他打击很大。”校长杨林庆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放寒假本是留守儿童最快乐的时候,因为父母就快回家过年了。

  “娃儿你好可怜”

  1月20日晚,接到家人电话时,仍在广东打工的李昌霞脑袋“嗡”地一下。

  此前半个月,她才跟儿子通了电话,她告诉儿子,打算1月22日辞职,因春节票不好买,她身体也不大好,于是决定正月初四再回家过年,然后“在家陪你,不出去打工了。”

  李昌霞记得儿子的笑声,“他挺开心的”。但事后证明,小闯并不开心。

  1月20日晚饭时,外婆束菊花半是心疼半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娃儿你好可怜哦,你妈今年又不回家过年了。”

  那天,另一件影响小闯心情的事情是,他领到语文不及格的成绩单。束菊花说,小闯的成绩不好,对读书没兴趣,家里人并不强迫他。

  小闯曾嘟囔着说考得不是太好。他的数学84分,语文45.5分。

  华阳镇中心学校校长杨林庆曾对媒体称,1月20日当天,小闯没有被老师批评和训斥。

  小闯回家后,亲人未察觉他有异常,事后才想起孩子平时都在桌上吃饭,但那晚却端着碗站在饭厅门口吃,“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厕所。”

  晚饭后,外婆发现小闯不见了,赶紧喊小闯的舅舅去找。他们很快发现:小闯悬挂在厕所的横梁上,脖子上套着用来编网兜的塑料绳。

  120赶到时,小闯已没有了生命迹象。民警现场勘测认为,孩子系窒息死亡,颈部伤处符合自缢特征。翻阅他生前的学习用品、书本,均没有找到留下的只言片语。

  留守儿童

  在9年人生路中,爸爸在小闯的生活中始终缺席。

  李满国自小闯出生起一直在外打工,鲜有寄钱回来。李满国自己也承认,因为和李昌霞关系差,他很少关心儿子。

  地处皖鄂赣三省交界处,望江县交通便利,是劳务输出大县。小闯7岁前,母亲李昌霞在望江县工厂上班,每天都能照顾他。

  这两天闭上眼睛,李昌霞总看到四五岁时的小闯在面前跑跑跳跳。

  李昌霞离开家乡前,尽管小闯已经六七岁,但仍和她睡在一起。每晚她都要哄上好久小闯才能入睡。

  2012年初,李昌霞和李满国离婚,因为之前建了房子,两人协商各承担部分债务,李昌霞只得南下打工还债。

  自此,小闯加入当地庞大的“留守儿童”队伍。其所在的司阁村村支部书记刘中林介绍,村里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4000多人的村庄,留守儿童有近100人。

  把视野放宽到全国,去年5月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显示,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农村儿童37.7%。

  变成这6100多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分子,小闯的生活彻底改变。妈妈对他的照顾和了解迅速下降—李昌霞不清楚这两年儿子经历了哪些改变,儿子最后136厘米的身高还是孩子舅舅告知的。她一门心思在南方的流水线上挣钱,“还完欠债之后回家。”

  面对舆论的批评,李昌霞十分委屈,“我心里要是没这孩子,我吃那些苦有啥意义?”李昌霞本打算,等她和现任老公攒够钱就回家。

  不过这些打算,李昌霞都没跟儿子说过。她认为,儿子还小,等儿子长大后,会理解她这几年的离开。

  寄居生活

  舅舅李昌林尤其不能理解外甥的举动。他觉得这孩子“心太狠了”。

  小闯自小长在他家,李昌林和妻子一直拿他当亲生儿子对待。两年前自己有了孩子后,只要自己儿子有的,他都会买给外甥。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