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电视剧《少帅》22、23集:学良师徒生间隙郭松龄倒戈1
2019-08-13 11:54 来源:

汤玉麟对张作相即将被任命为二十七师师长颇为不满,他在张作霖面前大发牢骚,还脱了衣裳要和张作相比身上的伤疤数,张学良在窗外看着他混不吝的样子直乐,却被汤玉麟拉进去数数,张作霖无奈的说不要将孩子拉进来,张作相将张学良推了出去。待汤玉麟走后,张作霖吩咐喜顺以后汤玉麟再来不要直接将他带到自己面前,他对张作相说刚当上督军省长就开始窝里斗了,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咋过呢,张作相想着当师长的事还要缓缓才行。

 

少帅第3集剧情

张学良新官上任杀人立威 前往黑省整顿军纪

张学良回到家,于凤至并没有追问他的去向,忙着遵张作霖之命分配新造宅邸的住所,她提到做事只遵循“尊卑有序”的原则就行了,张学良却认为此种说法是对自己的暗讽,本就因出走不顺内心郁闷的他将这一股憋屈和火气发泄在她的头上。

杨宇霆因外联徐树铮摔了一个大跟头,但张作霖还是很看重杨宇霆的才气,又召他回来在吴俊升的边防军挂了军事顾问的头衔。因郭松龄得到张学良青眼而心怀不平的讲武堂教官们对杨宇霆的回归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张学良回来复命,张作霖却说有毛病的人才有真情才值得相交,过去自己靠老派打出了东三省,现在要靠杨宇霆那些留过洋的新派教自己开飞机打洋枪大炮,像郭松龄那些上过陆大保定军校的土派能和当兵的同甘共苦适合训练队伍,要整军经武就得要把这三种人拧在一块,用好了他这个整理处长官才算合格,张学良频频点头后拿了经费批条让张作霖签字,张作霖写了“准”字后,父子相对哈哈大笑。

冯庸也参加了军校考试,他告诉张学良,徐树铮现在是奉军副司令,自家老爹冯德麟因参加张勋复辟锒铛入狱,幸得张作霖发了电报求情,所以现在要去天津帮忙办理最后的手续。在去往天津的火车上,冯庸无意中认识了总统府高等顾问、陆军上将陆建章,陆建章说他是应徐树铮所邀前往天津的,他主动允诺帮冯庸向徐树铮说项。谁知,一下火车,陆建章就被徐树铮的手下枪毙,不过徐树铮在冯庸的手续上盖了章。

郭松龄说日本人给了张学良储君待遇是想要拉拢他,而他这种忧虑体现了他的民族意识,国家出现了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找出一条路。张学良说张作霖已经正式任命杨宇霆为总参谋长,郭松龄却说杨宇霆不是来整军的,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

少帅第22集剧情

谷瑞玉定要跟着张学良到了奉天,张学良害怕被人发现,将她安置在张廷枢的宿舍,张廷枢也觉得此人是定时炸弹,只答应留人三天。谷瑞玉要张学良收了自己做如夫人,张学良虽喜谷瑞玉的温柔体贴,但是张作霖和于凤至明于心却不破于口的态度让他有些惴惴不安。

 

随后,张学良和徐副官带了酒食给巡视演习场地的郭松龄等人,郭松龄听张学良谈到杨宇霆,立即大光其火,扬长而去。

 

再次考试后,张学良依然交上了完美的答卷,让人不得不服。郭松龄跟张学良相视一笑,他们在小树林散步后,相互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随后,张学良被晋升为卫队旅少校营长。

 

张学良的到来起到了作用,二团在储世新的带领下打进了对面直军十六师的前线指挥所,郭松龄和戴旅长也得手了,韩麟春功成身退,张学良大喜之时却收到张作霖的电报:东路军溃败,张作相失手。张学良叫回郭松龄坐镇指挥,准备去军粮城大本营看看父亲那边的情况。

谈起军队的种种陋习,郭松龄终于正面将自己的想法给张学良点破:张学良必须尽快成熟起来,不仅是作为军事首领,而是作为整个东北的政治领导者,停止内战,强兵御侮,真正担负起振兴东北的重任。

郭松龄没有心气再继续打下去,宣布下野,带教导队单独突围,余部委托霁云代为收容,临走前奉劝部下从今往后听从张学良的命令。郭军参谋长邹作华下令以东北国民军司令部的名义,命令各军停止攻击。张学良接到邹作华电话,立刻通知第三方面军各部马上停火,并承诺邹会尽快安排叛军回家,双方停战议和。郭松龄在突围的时候被穆春的骑兵抓住,关押在老达房。张学良接到毓麟电话得知郭松龄被抓,企图营救,但还是晚张作霖一步,此刻张作霖已经派喜顺前往老达房处决郭松龄夫妇,给喜顺的电报还未发出,已经收到郭松龄被处决的消息,看到郭的遗言,学良痛不欲生。另一边,张作霖要亲手收拾学良,让军法处长常荫槐将学良带回,但把兄弟们包括杨宇霆在内,都反对处罚张学良,要扭转战局非学良不可,应授予奉军的最高统治权。讨奉战争结束,首当其冲的就是对叛军的处理问题。士官派和老派联手,都主张对待平叛,必用重刑,对待叛徒,绝不能手软,主张处死所有参与反叛的旅以上军官。张作相则给学良出了主意,要保住这批叛军,就得看好了他们,谁来都不能交出去。张学良一边守住叛军不放,张作相一边在奉天想尽办法维护这批叛军,主张不再追究,保留元气,让学良处理叛军,给他手上留把米重聚人心,最终张作相说服吴俊升等人站在自己这边。

 

权利在握 张作霖担任督军省长

吉期将至,一众姨太太纷纷试穿新衣,大姑奶奶张首芳赶回娘家,刚进门就喊着要看新娘子。她见了于凤至,夸她漂亮,送给她自己重制的一把纯金钥匙,是开母亲给张学良留下的那只箱子的,希望她能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戏子成情人 于凤至心冷不已

出类拔萃 张学良成绩遭人质疑

冯玉祥偷袭商丘机场,战事吃紧,面对张学良的按兵不动,蒋介石着急了,批了巨款并亲书两封,直接对驻扎在山海关的于学忠及其部属实行策反,要他们举兵向西叛张投蒋。张学良得到消息,控制住马廷福所部。另一方面,阎锡山宣布就任国民政府主席,将学良列入七名政府委员之一,学良当即让王树翰通知新闻界与阎政府毫无瓜葛。同时,蒋介石再次加大筹码,承诺如果东北出兵将与之平分天下,黄河以北之事将全权交与张学良处理。学良心动了,企图说服张作相等人武力入关调停,帮着蒋介石停止内战,完成国家统一,东北的老人们大多赞成张作相的意见‘中原大战听其自然演变,东北不作左右袒’,张学良因此大发雷霆,辞职不干,张作相不得不妥协,同意出兵关内。1930年9月18日,张学良一纸和平通电发出,东北军再度入关,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军阀混战随之即将结束。中村及其部下三人,装扮成日本农业研究学者潜入海拉尔、洮南地区,奉命搜集兴安屯垦区的军事情报及战场勘察,被守备三团巡逻官兵抓住。守备三团团长关玉衡秘密组成军事法庭,并在问明真相之后,指控中村等四人犯有军事间谍罪,当即将四人处死。日本方面利用“中村事件”接替发挥,日本大批少壮派军官在东京靖国神社前集会,为中村祭典,整个日本一片疯狂。石原莞尔致电东京参谋总部,提出“中村事件”是依靠军部力量解决满蒙问题之最好机会,“中村事件”最终成为了日本发动“九一八”的导火索。而张学良吸取日俄战争的教训,认为两国交战不是小事,绝不可轻启战端,嘱咐部下,不管日本人如何挑衅,都尽量避免冲突,以防事态扩大。日本方面,石原和板垣等少壮派军官的计划暴露,陆军大臣和日本参谋总长派建川将军赶来沈阳制止他们的行动,原计划在28日动手,因为建川的到来提前到18日动手。

张作霖任命冯庸为航空处副总办,冯庸却不愿意,张学良迂回救国说通冯德麟赶鸭子上架了。

张学良和郭松龄检阅了张宗昌部队的演练,张学良觉得队伍还是很卖力的,郭松龄却不满意,给他们设置了战术背景,张宗昌不气不恼,还命令部下架起机关枪来真枪实弹的干,还自己拿起机枪扫射命令队伍前进,郭松龄哭笑不得,差点要遣散了张宗昌的队伍。

韩淑秀和于凤至处得不错,很快就以姐妹想称。这天,韩淑秀因为孤儿学校的事来找于凤至,此时的于凤至怀孕已经快足月,她爽快的让韩淑秀到账房支取了孤儿学校缺少的三千元奉票的资金。

张学良托喜顺将脏衣服送回家,于凤至给他张罗了几身干净衣服带过去。张学良还给于凤至捎去一封信,让她在一家名为“一品香”的酒馆存上烧刀子和饭资,还让她和在城南学校教书的郭松龄的妻子联络感情,执师生之礼。

黎元洪辞去了大总统一职,段祺瑞与代总统冯国彰不和,派徐树铮前往奉天拉拢张作霖入关拥护内阁。参谋长杨宇霆与徐树铮是日本士官学校同学,他要到了徐树铮手上的段祺瑞秘密购买的四千万军火的清单,张作霖命令五十三旅即刻赶往秦皇岛一定要弄来这批军火。不久,军火到手,张作霖立即招兵买马,扩充军队,并统一了东三省的政务,随后,张学良前往北京报考保定军校。张学良本来抱着比较认真的心态来参加考试,没想到此次考试只是过场而已,所有的程序包括吃喝玩乐都由徐树铮安排好了。

1916年10月,天津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应沈阳基督教青年会的邀请做了一次题为“中国之希望”的演讲,张学良本是抱着猎奇心态而来,可当他听到张伯苓那句语惊四座的“中国不亡吾辈在”也是振聋发聩。

少帅第31集剧情

 

少帅第15集剧情

少帅第6集剧情

 

1922年爆发的奉直战争,奉军节节败退。

日本人召集前清遗老开会讨伐张作霖,遗老们大骂张作霖沐猴而冠,受邀而来的菊池武夫一言不发,众人质疑他担任张作霖的军事顾问立场不坚定,菊池武夫深感人格受辱起身就走,日本人告诉他载仁亲王将从日俄返国的途中经过奉天,届时将会除掉张作霖。

 

张学良依然在山海关坚守,储世新负伤,张学良任命王兴文为二团团长,王兴文抱着成仁的决心临危受命,带着二团上了刺刀一往无前的冲向直军营地,全团大多战死。

张学良应菊池武夫邀请到海城观看日本步兵出操,他在酒宴上注意到目光如炬的日本人石原莞尔,菊池武夫说此人是日本陆军大学最优秀的毕业生。

张学良到卫队旅二团考察,发现此地装备先进,但是人员懈怠,营长赵喜顺虽是跟张学良关系亲密,还是挨了他的一通批。张学良将这些情况告诉郭松龄,请他帮助自己掌握卫队旅,改造奉军,给了他旅参谋长之职,但行使旅长权利。

三妈妈 袁晶 ----

表嫂送了张学良回家,张作霖正和一干把兄弟打马吊,冯德麟问他是不是气跑了杨景镇,张学良一边往外跑一边说冯庸就会个二报,逗得一干人哈哈大笑。

饭桌上,张作霖说到张学良提议在佳木斯开设银行令王永江对他赞赏有加,还提到卫队旅的纪律严明,令当地长官非常佩服。这时张学良回到家,张作霖用公署饭局为儿子打马虎眼,五姨太拉了张作霖走了。于凤至含沙射影的说到赴饭局可以,可不要吃出不干净的病,张学良恼羞成怒的摔了筷子起身就走了。张作霖私下对五姨太说女戏子的事早就是卫队旅的公开秘密,她来奉天的事自己也了如指掌。

公众人物接受道德考验 张学良忍痛抛弃谷瑞玉

张学良在教官的带领下娴熟的架势飞机在自家屋顶上盘旋,张作霖得意于儿子的艺高胆大,还因为东北自制后的一片大好形势开怀,他将空军、海军、外交等都放手交给了张学良。

张学良发现各部使用的地图都不符合要求,他派人给一军团送去了地图,这份地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一军团从侧翼的黄土岭突破了石门寨。郭松龄在山海关打得艰难,听到这个消息颇不是滋味。张学良高兴之余突然生出一个想法,留一个旅守住山海关正面,把其他三个旅都拉到一军团方面,就九门口一个方向打,郭松龄觉得自己是去沾一军团的光,但因为山海关没有突破他自愧没有发言权。

在屡次丧师折将之后,学良认为对红军必须加以重新认识,并痛下决心,改取守势,就地整训。蒋介石让张学良和其共同签发对陕北的军事电令,被红军破译。毛泽东亲自带领周恩来和彭德怀勘察直罗镇地形,东北军牛元峰的109师进抵葫芦河南岸的直罗镇。1935年11月直罗镇战役打响,红军大胜,大涨红军士气。直罗镇的大败,让学良更加着急,想要人直接介绍共产党关系,直接找到毛的中共中央,保住我东北军的抗日火种。学良接到王以哲从洛川发来的密电,说被俘的前警卫营营长高福源回来了,有机密要事要汇报。学良听说高福源见到所有的中共领导人激动不已,遂让高福源再回瓦窑堡,并带话给他们“我张学良真心希望双方联合抗日,我以实力相助。”张学良派人与中共中央接洽上了,毛泽东收到彭德怀带回来的消息,和周恩来商量之后,决定派李克农全权代表和张学良面谈。张学良得知蒋越过自己与中共议和,决定先飞南京,跟蒋陈述委由,然蒋依然固执战略次序先后不同,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学良和中共的接洽十分顺利,李克农来洛川与张部签订多项协议,包括两军彼此不相攻打,准许采买给养。这一切的会谈结果都被戴笠报告给蒋介石。双方的谈判进展相当顺利,1936年4月9日,周恩来和张学良在延安第一次会面,谈七大项问题,双方的会谈十分融洽,两人相见恨晚,周恩来建议学良办军官训练团,以免楚才晋用。

张作相以张学良三八两旅虽败未溃、王兴文团战死顶住直军攻击迫使奉直议和为例,说明发展新生力量已成大势,张作霖感叹把兄弟们都没他这种胸襟。

张学良回到奉天,给张作霖上了条陈为郭松龄请功要官,张作霖却对郭松龄提出的“反对南下以免劳民伤财”的意见不满,认为他对自己的策略说三道四过于挟兵自重,用“君子喻于义”的理由拒绝给郭松龄论功行赏。张学良十分恼火,和张作霖大吵起来。

 

张学良正和小伙伴们走在街上,一辆载着日本学生的马车从街上飞奔而过,张学良等人不忿日本人的猖狂,飞奔而上找他们算账,却被日本人打了还被关进监狱,只有张毓麟逃回来报了信,张作霖集合人马要去南满车站找日本人算账,五姨太拉住他让他先给菊池武夫打电话问问情况。张作霖听了劝没有贸然出动,不过却让汤玉麟的人在南满车站旁边的宝灵寺试试那一百二十挺的德国机关枪。面对枪声示威,菊池武夫命令日本警察放了张学良等人。

第二天,张学良和于凤至几人参加舞会,有人领张学良见了现任西北边防军总司令徐树铮,徐树铮说张作霖所图者大,准备入主关内,他送了张学良一把前清摄政王载沣的佩枪。

张作相看了演练之后对张学良更是刮目相看,将他升为团长,还说等他毕业就将卫队旅旅长的位置让给他。张学良却心怀忐忑,临事而惧,储世新告诉他军队没有多少论资排辈的,行事低调即可。

少帅第21集剧情

表嫂带着张学良在铁岭下了火车,无意中看见张学良伤痕累累的屁股,难受不已,张学良终于忍不住扑倒她怀里痛哭,表嫂叮嘱他若是想妈了就来找自己。

欲赴美国 新青年难逃父亲掌控

张学良跟张作相提意见,他认为讲武堂的教官大都是日本陆军学校毕业,教的也是日本人那一套,但是这并不适合他们这些学员,学校应该少讲基础,多讲协同作战。

郭松龄单独留下了张学良,张学良告诉他,虽然张学成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张作霖视他为亲子,但是自己当了营长他还是忍不住嫉妒,郭松龄说这就是私人军队的毛病。

少帅第48集剧情

张学良回到奉天进了公署大楼见张作霖,张作霖说自己要去天津北京虎口夺食——奉系直系合作放倒皖系的段祺瑞和徐树铮,卫队旅留在奉天守卫,而二团必须作为主力前往战场,郭松龄很高兴能有血洗刺刀的机会。

 

二十七师在省城设宴招待各级胥吏,身为旅长的冯玉麟却没有邀请王永江,张作霖拂袖而去,汤玉麟不尴不尬的接着招待众人。

张学良特地约了杨宇霆和郭松龄两派人打牌,借以拉拢他们的关系,杨宇霆并未上桌提前离开了。郭松龄鏖战一夜回到家,进门就洗手,他说虽然输得不少但是有张学良兜底,只当是与狼共舞,今天总算见识到真正的赌徒。

张学良虽气恼也知道父亲的决定自己还是不能违逆的,他带着张学成踏上了前往郑家屯的火车,吴俊升作为媒人也一起上了于家的门为张于两家牵线。早就知道有这门亲事的于凤至在花园中“邂逅”了张学良和张学成,领着他们参观了于家花园。张学良桀骜不训,表露了此次提亲乃父命不得违之意,于凤至饱读诗书,又学过几年新学,自然明白他话中机锋,也看出他不得不遵从父命。就这样,两人不温不火的相处着,张学良仍像在奉天一样时时遛马抹牌。

少帅第34集剧情

张学良和鲍毓麟张廷枢去了舞厅,他心情低落,鲍毓麟说张作霖是奇人异象不怕鬼但不该让张学良手上染血,张学良说自己不怕鬼,还马上要到航空处当总办。

 

少帅第26集剧情

张学良正式进入了东三省陆军讲武学堂,学堂低调又周到的对他的入学做了种种安排,将他分在了一期五班。张学良自出生起就跟军人混在一起,到了学堂可谓是鱼儿遇到水,他还很快在这里见到了自己的发小鲍毓麟张廷枢等人,并且入乡随俗的剪了陆军头。张作霖作为讲学堂的名誉堂长在开学典礼上做了典型的“老粗式”的讲话,倒是博得满堂彩。

张作霖在会议上表扬了卫队旅的剿匪功绩,让大家通过张学良的汇报学习其优秀经验。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