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体浴场”曝光 裸泳者担心被管
2019-08-13 10:36 来源:

  担心“自留地”消失

  云南一处“天体浴场”曝光 裸泳者担心被管

  喜欢自由感觉

  一个自称裸龄近10年的张先生说,2002年北京人张健曾横渡抚仙湖,那次活动在玉溪把游泳带热了,玉溪人到处找游泳的地方,图的是个畅快和自然。5年前,10多个泳迷开始在这个离玉溪市区大概5公里的非水源地水库裸泳,口口相传,吸引了很多游泳爱好者加入。

   一层窗户纸不经意地被捅破——玉溪一个秘而不宣的“天体浴场”见诸报端。

  国外天体海滩规矩多

  这种自发的运动项目一直以低调状态进行着。一位坚定的裸泳爱好者陶先生告诉记者,社会是多元化的、包容的,这种运动方式没有必要去争议,可他的顾虑依然存在——这样的爱好他也只能与私密的朋友分享。

  “我们的下水区域和普通的下水区域有间隔。”百鸟泳协会员张先生如是说。“百鸟台”(裸泳者下水区域里)隐秘在一个大大的停车场之下,临水而建,四周皆有花草树木遮挡。平日,罕有女性光顾水库。而在节假日游人稍多的时候,协会成员则严格从自己的区域下水,“据不完全统计,夏季每天在此裸泳可达上千人次 ,冬天少一些,也有好几十人。”“百鸟泳协”会长、秘书长张先生告诉记者。从昆明到玉溪工作的老杨,也慕名加入其中,“我喜欢游泳,特别到这里,我可以无拘无束,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既不妨碍他人也不委屈自己。”

  一个和谐的天体浴场是如何管理的?

  在欧洲,回归自然的思想历史久远。在希腊、英国、丹麦和意大利等国家,裸泳和天体海滩并未遭到很大非议。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在1996年还颁布关于裸泳的地方政府法案修正案,将国家公园或其周围的沿海地带指定为合法的裸泳海滩。

  多时达上千人

  

  来这里的游泳爱好者一直保持着“裸泳”的习惯

  作为一个玉溪当地人,我其实早就知道有这样的一种运动方式存在着,作为一名驻扎当地的记者,我也深知这样一篇报道出来是如何具有眼球效应 。但当我走近这样一群爷们,我深知他们不愿被争议的初衷。仅仅因为简单的爱好, 他们能除去偏见、赤裸相待。但如果这一点点爱好被外界过多干预和争议的话,也许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失去!

  “百鸟泳协”的成员大多都是生态保护主义者,他们常在“百鸟台”贴出公告,倡议大家爱护环境,“我们坚决制止在水里打肥皂洗澡等污染水体的事情。这几年, 通过大家的努力,水库这边的环境一直保持得不错。” 会长张先生说。

  “现在这个裸泳区是我们心照不宣的,在玉溪很多人都知道,大家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里。”小杨所说的“小心翼翼维护”一方面是指水库周围的生态环境,更重要的是指低调低调再低调的态度,让这里保持宁静。“我们知道在很多人观念里,裸泳区会引来各种看热闹的人。而想要一个明明白白放在台面上的裸泳区,从国内其他地方的先例来看,也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们只想维持现状,继续安静地裸泳。”

  这些裸泳者自发组成了“百鸟游泳协会”,目前已有在编人员50余名,编外人员上千名。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