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时珍(第十二回)(图)
2019-08-11 08:44 来源:



  重 阳


  李时珍读的头两本医药书是《神农本草经》和《黄帝内经》,这也是他一生中最喜爱最推崇的两本书。前者为中华最早的药物学专著,传说为神农所作,经后人整理,成书于秦汉时期。神农可是位奇才,他为解除人间疾苦而遍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神而化之。书中收药三百六十五种,分上、中、下三品。《神农本草经》中第一次提出了药有君臣佐使、阴阳配合、子母兄弟等药物学理论。
    拜家父学医博览群书

  每日早上,李时珍卯时一刻起床,便到书房里读书。晌午时分,妻子端上饭来。吃罢饭,他要继续读,读到黄昏日落,读到窗前的雨湖消失在沉沉的夜幕里为止。李言闻给李时珍做了书目,从历代本草到古今医家所著之医书都抄于书录之上。
  李言闻告诉李时珍,孙思邈先生乃一神人,所著《千金翼方》可称为一家之学。孙先生行医有一名言: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这是他一生的座右铭。
  李时珍每日里读医读药,读书之后,他才懂得了医药之中的一些奥秘。他读到药有酸甘苦辛咸五味,又有寒热温凉四气。他懂得了药有七方,即大方、小方、缓方、急方、奇方、偶方、复方等。李时珍佩服徐之才,这位南北朝时期北齐大医家,对药剂学更是颇有造诣。他曾修订《雷公药对》,著有《家传秘方》、《徐王八世家传效验方》等。之才先生提出,药有宣、通、补、泄、轻、重、滑、涩、燥、湿十种,在医药书籍的海洋里,李时珍还喜欢唐朝大医家陈藏器先生。陈藏器先生用几十年时间编成《本草拾遗》。李时珍还喜欢《证类本草》。此书为宋代医药学家唐慎微所著,共三十一卷,收药一千七百四十六种。凡经史诸家及道藏、佛典中的医药均收录之。
  就在这一年秋天,李时珍娶妻吴氏。新婚燕尔,李时珍开始拜师学医。这师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李言闻。
 
  一晃已到了李时珍读书的第七个年头。七年埋头于书海,不出户庭,李时珍的世界似真似假似实似虚,已经达致一种超凡脱俗之境界。他的内心情致已和那些医药先贤们融为一体。
  之后,李时珍读《海上仙方》、《张三丰仙传方》、《夏子益奇疾方》等。他还读了《神农食忌》和《黄帝书》,读了《宋徽宗圣济经》等,一段时间,他对张从正的《儒门亲事》产生了兴趣。张从正为金元四大医家之一,所著的《儒门亲事》共十五卷,相传为张向学生麻知几、常仲明讲学之内容,而麻和常也是当时的名医。张在书中论述病症有:风、暑、火、热、湿、燥、寒、内伤、内积、外积十形,提出汗、下、吐三种攻邪之法。依照子和先生所说,大凡病症均可用三法攻之,一攻即克,一攻即愈。但是,《金史·方技传》中对张氏的三法提出异议。说亦有不当汗者,汗之则死;不当下者,下之则死;不当吐者,吐之则死。意在评说张氏三法虽很深精,但也有些偏颇。



娶娇妻成家洞房梦短
 

李时珍(第十二回)(图)

  一天,李言闻来到李时珍的书房,和儿子探讨古今医药之事。李言闻问儿子李杲先生有关阴阳标本的一些观点。李言闻讲,李杲先生曾说过,夫治病者,当知标本,以身论之,外为标,内为本,阳为标,阴为本。故六腑属阳为标,五脏属阴为本。以病论之,先受为本,后传为标。故百病先治其本,后治其标,否则邪气滋甚,其病益蓄也。

  李时珍开始读《伤寒论》和《千金翼方》,《伤寒论》为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所著,乃中华历史上第一部临床治疗专著。另一本医书就是孙思邈的《千金翼方》。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