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名将方子翼将军艰苦卓绝的长征历程
2019-08-11 03:33 来源:

  对于再次南下,既无物质准备,也无精神准备,没有想到会走回头路,只有吃野菜、吃草根、吃树叶,10月初,方子翼他们来到刷经寺。这里连野菜都没有,只好押5块大洋,从寺庙里买了一面鼓,把鼓皮煮了吃下。

  二过雪山草地马粪中淘出青稞

  当年7月10日,二六四团奉命北上,在威州过岷江,翻党岭山,抄近路向松潘开进。党岭山标高4000多米,大部队沿着道路开始向山上前进,方子翼他们感到非常吃力,因此行进速度很慢。前面挖路的同志弯腰下去挖两下就得直起腰来喘气,很多同志感到体力不支,有的同志当场晕倒,还有的同志不幸坠崖牺牲。

  第二次过雪山草地,是在红四方面军结束包座战役后,张国焘反对北上,分裂红军,带领部分红军南下期间。 1935年9月初,方子翼他们离开包座、巴西地区的雪山,经班佑再次进入草地,方子翼的左脚掌被冻得向内弯曲不能直行,只能侧着身体走路。就这样走了5天,一直走到毛儿盖南面的俄德洛才弄到热水泡脚。一周来,又渴又饿又累,差一点丢了命。

  方子翼(1917年—2015年),原名方泰兴,金寨县果子园乡人。1930年参加红军,曾任红四方面军第十师三十团政治处干事,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司令部书记,第八十九师政治部青年股股长,军政治部青年科科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飞行训练处股长,科长,飞行大队政治委员。新中国成立后,任空军第五航校校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师长,解放军空军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兼训练部部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2015年3月17日方子翼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8岁。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蒋介石下达“进剿令”,妄图将立足未稳的红军就地剿灭。方子翼被编入“西路军”,在河西走廊对围追堵截的国民党马步芳部骑兵频频展开激战。1937年3月12日,方子翼部在梨园口突围后,西路军总部决定将他们2000多人分成左、中、右三个支队,分头进入祁连山转入游击作战。

  10月上旬,方子翼他们移驻卓克基。这里是红军北上时屯兵的中心区域,室内外均无粮食,他们饿得发昏,无法可想。方子翼他们住的房子是三层楼,上层供佛,中层住人,下层厩马。方子翼在上楼梯时看到马厩墙角堆着马粪,心想:藏族用青稞喂马,马吃料嚼得不碎,马粪中一定有未消化的青稞。方子翼把它弄来淘洗干净,果然淘出一些青稞,把它煮了吃。

  三过雪山草地人马都没饿肚子

方子翼

   一过雪山草地踏错可能陷泥沼

  1936年初,方子翼所在部队于7月5日从绥靖、崇化地区出发,经卓克基、马唐、毛儿盖过草地,向若尔盖包座地区前进。这次过草地,和前两次大不相同:第一次有准备,但准备不充分。第二次完全没有准备,既无物质准备,也无思想准备。这次则是在思想和物质两方面都作了长期、全面和周密的准备——准备了足够的口粮,人马都没有饿肚子;准备了足够的帐篷,免于露天宿营;准备了大量的骡马、牦牛驮粮、驮兵器、驮帐篷、收容伤病人员,减轻了大批指战员的负担。经过一个月的行军,于7月底陆续到达若尔盖包座地区。

  金寨籍开国少将方子翼的长征之路可谓异常艰辛,先后四次爬雪山过草地,金寨县党史部门介绍,这位久经考验的红军将领还是一位空中战神,是人民空军的创始人之一。

  一路上遭遇无数艰难困苦,方子翼一身单衣,冻得几乎麻木。夜晚露宿山边,没有铺盖,不敢躺不敢坐,只能站着跺脚。下到青海草原,脚上草鞋已经散架,只好赤脚走路,脚底草扎石硌,脚背冻裂流血,疼痛至极,一瘸一拐挨到马兰大坂后,他向牧民要了一块毛毡,缝了一双“毡鞋”,缓解了一下脚的痛苦;剩下的毡子,他白天披着挡风,夜间再当被盖,终于坚持到达了星星峡。与前三次相比,这次是在黄土高原和冰川上前行,加上缺衣缺食,更加艰苦。此后,方子翼他们随同陈云进入新疆,学习飞行本领。

  方子翼第一次过雪山草地,是在1935年七八月间,也是第一次北上期间。当时方子翼在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八十九师师部当秘书。

   四过雪山草地脚背冻裂脚底扎

  8月19日从毛儿盖出发,第一天到达若尔盖草原南沿的墨洼宿营,次日进入草地,方子翼他们第一天走的基本上是干草地,有土丘和成丛的灌木,第二天到达色儿坝,草地开始有水,水深没过脚踝,但还不是沼泽。第三天就逐渐进入沼泽地区,只见一团团、一丛丛的草墩子,一坑坑、一洼洼的锈水泥潭,其间暗沟纵横,草墩浮在稀泥上面,一脚踏错,就往下陷,很多同志陷在泥潭之中不幸牺牲。在草地上行军一个多星期,终于在8月26日到达若尔盖班佑进山,胜利结束第一次雪山草地行军。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