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大帝:汉景帝向她暗示不会立刘彘为太子,王娡的回答绝了
2019-08-10 10:11 来源:

最后,“如果立贤,谁是贤呢?”这句话说的是刘武,自己的儿子都未成年,论贤能,也就是功劳,非梁王莫属。但是,汉景帝绝不愿意将帝位传给梁王。

“朕要册封太子了,很难办。十四个孩子,太子只能一个,要么立贤,要么立长,而太后还是要立梁王。有的孩子聪明,可是太小,如果立贤,谁是贤呢?立长,问题就简单了。这事难办啊,这个事儿朕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就说到这儿。”

这段话表面上没有明确说出要立谁为太子,实际上包含了丰富的信息量。

他举了个例子,野地里跑出一只兔子,人人都争抢,市场上的兔子却没人乱拿。这是因为野地里的兔子是无主的,人人都以为自己有机会,而市场上的兔子是有名份的。

王娡的建议让汉景帝茅塞顿开,表面上卖了梁王一个人情,实际上要让天下人都看到皇帝的大度,变被动为主动。高兴之下,汉景帝忍不住向王娡透露了太子人选:

首先,汉景帝坦诚他很犹豫,也很为难。一来自己有十四个儿子,二来太后还坚持要立梁王。

王娡的高情商让汉景帝一扫心中阴霾,对她的好感倍增,敞开心扉和她说起了国家大事。这时,王娡又表现出了高智商的一面,建议汉景帝不仅赦免济北王,还要保住他的王位。

为了拉拢人心,刘武将从吴楚大营劫来的宝物转送给汉景帝的嫔妃们。汉景帝一向朴素,嫔妃们没见过见面,竟然哄抢做一团,让他大为恼火,又不好发作。

最后那层意思可谓是彻底点醒了汉景帝,当下之际,立长是最无争议的选择。于是,他喝完药立马赶到栗姬身边,留下身后无限失落的王娡。

君臣齐心之下,七国之乱在三个月之内平定,汉景帝借此时机,对刘姓诸侯进行了大幅度削弱,困扰汉王朝数十年的藩王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

汉武大帝:汉景帝向她暗示不会立刘彘为太子,王娡的回答绝了

这个提醒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立了太子之后要多加考察,多加培养;第二层意思是暗示太子之位并不是永恒不变的,万一不合适还可以再换,大可不必过于纠结。

窦婴指出,七国之所以发生叛乱,是因为汉朝的传承制度尚不明确。

王娡是个聪明人,不会听不出汉景帝的言外之意,内心的失落肯定是有的。但在汉景帝临走之时,她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这就是窦太后的高明之处了,如果直接说是募捐,栗姬还不至于蠢到舍不得掏钱。只有以赌钱的方式为幌子,才能更好的摸清儿媳们的底。

前面说到窦太后通过一场赌局摸清了三个儿媳的底,可能有人会说,既然是为前线募资,为何要搞得这么复杂呢?直接说明让她们掏钱不行吗?

权衡之下,汉景帝只能选择立长,也就是栗妃的儿子刘荣。说这段话之前,汉景帝明确表示要去栗妃那里,基本上可以断定太子之位非刘荣莫属。

“这是梁王新送的,臣妾觉得戴之不妥。”

汉武大帝:汉景帝向她暗示不会立刘彘为太子,王娡的回答绝了

回想平叛的过程,汉景帝坦诚最后悔的事是杀了晁错。窦婴安慰汉景帝道,七国之乱顺利平定,晁错也算死得其所,当务之急是早立太子。

所以,当汉景帝看到王娡没有佩戴一件珠宝时,很好奇,问她为什么不挂一点儿,戴一点儿,王娡回答道:

“陛下,国家刚刚经历了动荡,此时,断不可再折腾了。陛下,不管谁先站住位子,扶上马,送一程,试试看吧。”

这段话是对汉景帝那段话的完美回应。前半段,是王娡对汉景帝的理解,为稳定国家局势,太子确实应该早立。后半段,是王娡对汉景帝的提醒。

汉武大帝:汉景帝向她暗示不会立刘彘为太子,王娡的回答绝了

听王娡如此说,汉景帝高兴不已,还是你懂事啊。这事儿其实很好理解,试问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佩戴甚至争抢其他男人送的礼物?何况他还是个皇帝。

其次,立太子无非两个原则,要么立贤,要么立长。“有的孩子聪明,可是太小”这句话说的就是刘彘,暗示不会立刘彘。

但是,王娡会就此认输吗?不,家族的赌徒基因告诉她,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放弃!

汉文帝是大臣们推选出来的,汉景帝因为兄弟少,问题并不突出。如今,汉景帝有十四个儿子,窦太后又提出了一个兄终弟及的方案,梁王刘武也是蠢蠢欲动。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