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良渚古城发掘:探访5000年前的王国秘密(图)
2019-08-08 22:03 来源:
现在有证可考的是,良渚文明,已经发展到有犁耕稻田、专业分工、阶级差异的阶段。而这个庞大古城的存在,给这个文明找到了一个严密的组织形式。它的发现令我们相信,5000年前,影响环太湖流域乃至半个中国的良渚文化已进入了成熟的史前文明发展阶段,而不是原本以为的曙光初露。

  五千年前的古城

  “土筑金字塔”


  人死之后,是否需要更接近天空?距今4000多年的埃及金字塔,那高高向上的尖顶之下,安葬着他们的法老。距今4000年到5000年前的良渚人,选择了相似的方法。在平地上一层层夯出一个4米的高台,这个高台的形状,和稍后出现的南美洲玛雅文明金字塔相似,底部比顶部宽阔,高台四面是缓缓向上的斜坡。

  不仅有相对于平民的高高在上,贵族内部也有高低贵贱之分。葬在反山的墓穴,陪葬品等级是所有“土筑金字塔”中最高的,相当于王陵级别;而稍后一年发现的瑶山、汇观山,等级则略低于反山,可能是大臣或者巫师。陪葬品越多的墓葬,安放棺椁的平台距地面越高,也象征着越高的等级,平民的墓穴常常不筑台,直接埋在地里。

良渚古城平面示意图。良渚古城略呈圆角长方形,正南北方向。总面积达290多万平方米。CFP供图

    向前延伸的碎石块组成的是古城墙的宽,宽度在40-60米之间,可以想象当初的古城墙非常雄伟。CFP供图

  这一切期待着更多的考古发现来解答。答案或许很快就有,但也许,它们将永远成谜。

  5000年前的良渚先民,在高高的土筑金字塔平台上通过祭坛与神对话,而我们与他们的对话,似乎还只是个开始。

 

  之前,在良渚镇庙前遗址,考古工作者也挖到过考究的房子,是回廊结构的双排柱结构孔坑,孔坑下面还有木板的痕迹,先垫木板隔绝水气,上面再立柱,已经是比较成熟的土木建筑工程。但它的规格仍然没法和莫角山相比,赵晔说,因为它的台子高度和面积规模远不如莫角山,又紧靠河边,感觉不太高级。所以,如果莫角山上住的是国王,那么庙前住的很可能是他的大臣或者诸侯。

  这是现在,是过去,还是将来?如果时光倒转5000年前,你或许能在同一个地方,看到相似的场景。苕溪两岸自古有芦苇,金黄的稻田也曾存在于一个遥远的城邦。

  最先挖掘出的12号墓,被认为是最富有和最有权势的国君,因为他的陪葬规模是规格最高的,这个墓出土了良渚文化遗址中的玉琮王、玉钺王。南面23号墓主人被推测非常富有,因为她有最多玉璧,大大小小一共54块,散落在她脚的周围。(下转A18版)

  王明达和杨楠,两个考古工作者,站在反山一个1.6米深,3米长,1米宽的土坑边,望望天,又看看地,愁眉苦脸。

  高低贵贱

  大量玉石的出土,显示着当时社会对于玉的惊人需求。玉在当时已经不仅是一种装饰,根据它在不同墓穴的排列,还可以看出它与神权、财权、军权紧密相连。

  以新发现的良渚古城为中心,环太湖地区当时应是有统一的宗教观念和相互关联的政治组织

  “中华第一城”的内部结构,和这两个汉字重合得天衣无缝

  但人群不断拥入,打破了田间的平静。一周之前(11月29日),浙江考古研究所宣布,在这里发现了一座5000年前的古城,经权威认可,这是不亚于河南安阳殷墟的重大考古发现,等于正式把中国文明的历史提前到了5000年前。

  是良渚晚期的陶片!试探性的,考古人员往东面挖了个小坑,就是这往东面的一小步,挖出了一个五千年前的古城。

  政治组织

  上月底宣布发现的良渚古城,揭开了一个5000年前古文明的神秘面纱。这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首次发现的良渚文化时期的城址,也是目前所发现的同时代中国最大的城址,堪称“中华第一城”,据称其意义不亚于殷墟的发现。而它的发现之路,经历了几十年的铺垫,在今天终于和地底那些光润的古玉一起熠熠生辉。

  早莫角山一年发现的反山,出现在城的西北角,掩埋的11座良渚大墓出土了上千件玉器,包括“玉琮王”、“玉钺王”,规格和王宫相互对应,揭示着这座古城内部的秘密。

  还有一些别的问题,城门在哪里呢?里面有道路吗?良渚黑陶上那些神秘的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古城之外的高规格贵族墓地是不是良渚分封的诸侯?被专家喻为“中华第一城”的良渚古城是中华历史上第一个朝代所在吗?

  按照环太湖流域良渚时期石犁遗址的分布图看,这个庞大的农耕区很可能已经扩大到了长三角平原,甚至更远的地方。这个庞大的农耕区,不仅意味着总数庞大的生产能力,还意味着能够承载复杂的社会上层建筑。

  中间是美玉,外面加四堵墙守卫,就是良渚古“国”。良渚古城的内部结构,和这两个汉字重合得天衣无缝。

  莫角山下的秘密

  而连接这个庞大社会的纽带,被认为是一个神秘的原始图像―――“神人兽面纹”,它被大量精工细刻在良渚时期的玉琮、玉钺上,雕刻着卷纹云和大量羽毛,如此细密,以至于现在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这个神徽图像被学者们反复研究,那是一个长得像老虎的怪兽的头上,坐着一尊大眼、宽鼻、龇牙咧嘴、神态威严的神。神长得有点像埃及法老。

  其中汇观山和瑶山不仅仅是贵族墓地,这两个人工高台的中心,还各有一个里面红中间灰外圈黄的祭坛,墓穴分葬在祭坛周围。

  反山王陵,被发现在莫角山王宫的西北面,位于王城之内。以莫角山为中心,曾发现了三个轰动考古界的贵族墓地。除了反山,还有王城之外东北5公里远的瑶山,和西北2公里远的汇观山。

  良渚文明,有学者把它称为夏、商、周之前的朝代,也有学者谨慎地把它说成是城邦,也有人形容它是一抹曙光。

  21年过去了,回忆起发现反山遗址的那个初夏,王明达仍然历历在目。

  由于乾隆皇帝对良渚玉的偏爱,造成清末大量有意识的民间挖掘行为,通过余杭安溪北上的官道,良渚玉源源不断送往京城。现在,他们已经散落在世界各地,美国博物馆里都有相当数量的良渚玉藏。

  王明达兴奋得不知所以,以至于蹭一下就跳进坑里,他轻轻用竹片把附着在玉上的泥土拨开,凝神盯了这珠片一刻钟,才小心翼翼放上塑料膜。但他依然忍不住,又用竹签子来来回回,在土坑里浅浅地试探,探到了后来出土的97号玉琮,在肯定自己发现了良渚大墓之后,才心满意足地盖上塑料膜。初夏的暴雨哗哗来了,王明达跑回住处,当晚和几个人就着碗喝了2斤黄酒。

  1992年,又一次机会来了,位于莫角山山顶的一个印刷厂要扩建,考古工作者终于在1992年到1993年可以正式挖掘。挖了1000多平方米后,地底埋藏的秘密终于重见天日。

  历史以及历史的发现,总是有很多偶然组成。赵晔在那年秋天,在大观山果园打钻孔,就是在缓缓向上的坡面上,打了300平方米的土层。他在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挖掘一个王宫。

  根据良渚文化博物馆展示,在良渚出土遗址中,并未发现专用于建筑的工具,可见良渚先民完全是依靠肩担背扛搬运石头、木材和沙土,当时该是多么浩大的工地。是否要有圣经记载里修建“巴比通天塔”一样的勇气,才能修筑这样的工程?

  但土层下200平方米的良渚红烧土面积,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可能是祭祀仪式的残留,也有可能是建筑物废弃,赵晔说,可以肯定很重要,但当时不知道是什么。

  如果想找反山的原址,没人指路恐怕不容易。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没有挂牌子,通过一道小铁门,爬一个矮坡,可以上一块高地,长90米,宽30米。它的四周静悄悄,距它300米远的西北面,是苕溪。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除了隐蔽在电线杆上的摄像头。

  而在等级相近的王陵中,也有随葬品显示社会分工的不同。按照考古学权威张忠培的分析,反山墓主人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既葬琮又葬钺,比如反山最先挖出的12号墓,代表的是既掌握祭祀权又掌握军权的人,是王;第二类是随葬钺而不随葬琮。代表的是军官;第三类是随葬琮而不随葬钺,代表的是巫师。

 

  不管是什么,交通局的路也修不下去了,他们选择避开莫角山,不惜把老国道改向。而果园下隐藏的秘密,仍然要5年之后才能揭晓。

  距离苏秉琦望着大观山果园出神的10年后,一个发现它地底秘密的机会出现了。从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的赵晔碰上一担活,交通局希望把104国道改直拉平。因为长命村属于文物保护红线区,工程建设的前期工作里,文物部门必须参与。

  1986年,反山的重大考古发现,更新了人们对良渚文明程度的认识。而它真正的意义,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证据去证实。

 

  □采写:本报记者 杨传敏

  这也是至今为止发现规格最高的良渚墓穴,它的被发现又引出了后面的10座墓。男性一律葬在北面,女性葬在南面,根据陪葬品相对于棺椁的位置,可以判断出他们和她们头朝北脚朝南。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