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着碧海蓝天,我爱着你的爱
2019-07-14 11:03 来源:

家里没了煤气,母亲一人拎着煤气罐去换;米面没了,母亲独自骑自行车到超市去买……每次发高烧,都是母亲一人抱着她去医院输液。丁春燕很难想象,当年瘦瘦小小的母亲骑着一辆26寸的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有多辛苦。但也是这辆自行车,驮起了她的童年和整个家,让父亲能够安心地驾驶战鹰,冲上云霄、翱翔海天。

小时候,父亲经常执行夜航任务。当时年幼无知的她,根本体会不到家里大事小事全落在母亲一人肩头的辛苦,体会不到母亲对父亲的那份牵挂。

好多次,在东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旅服役的丈夫杜海舰,在任务间隙打来电话。黄邦清总是那一句:“咱家的‘小飞行员’很健康,我也一切都好。”挂上电话,她会再次拿起电话,打给远方的父母,只为听他们说几句“宽心话”……

这是一个周末的傍晚,距跑道不远的东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旅营区,有一群人聚集在操场上,抬头仰望天空,火烧云映在她们的眸子里,闪耀着橘红色的光。直到看着飞机划过天际、变成一个个小点,最后消失在视线中,她们才放心地互相打过招呼,各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东海,天高云淡。海的这一边,伴着发动机的轰鸣,一架架银色战鹰滑出跑道,呼啸着飞向云天……

她出生在一个海军航空兵部队大院里,父亲是原海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员。后来,她考取了大学,成为东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场站政治工作处一名干事……再后来,她也嫁给了一名海军飞行员。

也许是对父亲的眷恋、对飞行事业的钟情,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丁春燕最终成了海军飞行员的妻子,也渐渐明白了为何每次父亲夜航,母亲卧室的灯,无论多晚都会亮着……

其实,每一位战鹰身后,都有一位默默付出的“望天族”。经历风雨的洗礼,他们更加坚定彼此相守的心。

每次丈夫任全胜驾驶战鹰执行任务,她都要去操场为他送行,接下来便是无尽的挂念、日夜的期盼。时间长了,丁春燕还养成了一个习惯——研究天气预报,不管是“晴转多云”还是“多云转阴”,每一次的天气变化都牵动着她的情绪、她的心。

每一次,与家人短暂相聚之后,任全胜又要驾驶战鹰飞向远方。在丁春燕心里,不管战鹰飞得再高再远,丈夫才是她和女儿爱的载体、情感的聚焦,守望丈夫对蓝天的眷恋,就是守望祖国的碧海蓝天、山河家园……每次想到这些,丁春燕都会感到由衷的骄傲。

为了让“战鹰”能够安心飞行,空勤家属们付出的又岂止是儿女情长。

同样感到骄傲的,还有丁春燕年仅8岁的女儿瑶瑶。虽然与父亲聚少离多,但小瑶瑶同样依恋父亲。

直到有一天,丁春燕遇到了与父亲一样同为海军飞行员的任全胜。

“五一”劳动节就要到了,本应是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但飞行员需要坚守值班岗位。

“母亲个子娇小,也是一名军人,还曾是单位的技术骨干。”丁春燕回忆,自从母亲嫁给了父亲、成为海军飞行员的妻子,便放弃了最适合自己的岗位,离开自己生活的城市,调到父亲所在部队服役,开始了既要工作又要顾家的日子。

右图:同框 我们的距离并不遥远。当你的笑脸映入我的眼帘,家的美好荡漾心田,我要用相机记录下这难忘的瞬间。这是潘亮给吕琳和女儿拍照的瞬间。

在丁春燕的童年记忆中,关于父亲的印象实在太少了。

既然是“望天族”,她们总能平静地接受一切。

温馨的巧合,让杨媛明白了“望天族”就是一群守在“战鹰”身后、为战鹰振翅远航默默付出的人。

去年,上级派王雄赴外地执行任务。为了不错过结婚纪念日,他专门写了一封信寄给杨媛,这让她感动了好几天……

赵君珺也曾埋怨过丈夫,可是过后再想想,国与家,哪个不是家?

结婚第二天,潘亮和吕琳一起去海边度蜜月,海风吹来,浪花轻轻拍打着沙滩,这对夫妻真正感受到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不久,吕琳接到上级通知,她即将到外地参加长达两年的专业技术学习,而潘亮也接到执行紧急任务的通知,并且翌日一大早就要出发。

左图:瞬间 你又飞了,我的心也跟着飞了。当你守护祖国海空的时候,我会在这里守护你。这是“望天族”们牵挂的背影。贾紫微摄

从相识起,吕琳和潘亮就是“异地恋”。工作之余,他们靠着一通又一通电话倾诉思念与牵挂。从恋爱时等待他的电话,到结婚后守候他平安归来……为了丈夫的蓝天梦,吕琳觉得,等待也可以很温馨。

“宽心话”也并非都能宽心。对黄邦清来说,不让丈夫分心,自己才能宽心。

谈到生活上是夫妻、工作上是战友的点点滴滴,杨媛感触最多的,还是两个人的相守相扶:“去年底,上级通知我们一起参加授衔仪式彩排,来到现场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同时晋衔,而且仪式上我恰巧站在他身后。”

在更远的远方,天空湛蓝,云卷云舒,她的丈夫和战友们——逐梦苍穹的“海空卫士”,正驾驶战鹰,用机翼丈量海洋国土,守护着他们心中的国、共同的家。(记者 陈小菁 通讯员 沙凌云)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