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播放免费人成动漫视频,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

  • <legend id="ioqes"></legend>
  • <menu id="ioqes"><center id="ioqes"></center></menu>
  • <legend id="ioqes"></legend>
    <code id="ioqes"></code>
  • <div id="ioqes"></div>

    檔案文化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檔案文化> 史料研究

    江城五月落梅花

    發布時間:2019-05-17 16:00 |來源:武漢市檔案館資源開發利用部|瀏覽人數:3703

    無論一座城市的發展如何日新月異、天翻地覆,總有一些事情會烙在人們的記憶中,留在城市發展的歷史畫卷上。于武漢而言,19495月的解放無疑是武漢城市發展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后,國民黨賴以維持統治的軍事主力大部被殲滅,人民解放軍已解放東北全境、華北大部、西北一部和長江中下游以北廣大地區,各解放區連成一片,渡江解放南中國已是人心所向。

    1949年212日,“為配合華東、中原野戰軍三月半出動三月底渡江之行動”,毛澤東親擬中共中央軍委給第四野戰軍電報,指示“林、羅先出兩個軍約十二萬人左右,于三月二十日以前到達郾城、信陽間地區,于三月底奪信陽、武勝關,四月十五日以前奪取花園、孝感地區,迫近漢口,休整待命,鉗制白崇禧部不敢向南京增援,以利劉、陳、鄧奪取南京。”據此命令,四野以第十二兵團為先遣兵團,兵分兩路揮師南下:第四十軍進擊信陽、廣水,沿孝感向黃陂挺進;第四十三軍進擊羅山、光山,沿麻城、黃安向浠水方向挺進。與此同時,中原軍區所轄江漢軍區、桐柏軍區、鄂豫軍區分別在武漢以北地區開展系列外圍戰,以策應先遣兵團,威脅鉗制坐守武漢的白崇禧集團。


    1949年2月12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的關于第四野戰軍先出兩個軍迫近漢口鉗制白崇禧部的電報手稿(節選).jpg

    1949年2月12日,毛澤東起草中央軍委關于第四野戰軍先出兩個軍迫近漢口鉗制白崇禧部電報手稿(節選)


    桂系代表人物白崇禧素有“小諸葛”之稱,早在19484月國民黨國防部長任上,他就大力推動國民黨集團制定“總體戰”方案。就任華中“剿總”總司令坐鎮漢口主持國民黨華中地區戰事后,白崇禧更是不遺余力推行“總體戰”方案,在軍事方面以主力進行機動作戰,以一部分兵力扼要固守;在政治方面加強基層組織;在經濟方面實行堅壁清野,企圖加強對以武漢為中心的華中地區的統治。武漢市檔案館所藏1949年漢口市警察局轉發“總體戰”實施檢討會決議、1949年武漢警備區“堅守橋頭堡陣地命令”、19493月華中“剿總”武漢外圍核心工事構筑位置表等檔案,記載了白崇禧企圖以武漢為“橋頭堡”推行“總體戰”方案,維護以武漢為中心的華中地區統治的相關情況。

    1949年420日,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強渡長江,迅速突破國民黨軍隊江防,解放了南京及江北、江南廣大地區。427日,四野先遣兵團逼近長江北岸,二野也沿浙贛鐵路開展追擊。白崇禧深懼與人民解放軍在武漢地區決戰,于5月初開始收縮武漢外圍防務。515日拂曉,第四十三軍在長江北岸的團風至武穴段發起渡江作戰,突破長江天險;與之同時,第四十軍和江漢軍區部隊沿平漢鐵路逼近漢口,已大部掃清武漢外圍國民黨據點。至此,人民解放軍從東、北、西三面完成了對武漢的包圍。


    1949年5月18日,林彪、蕭克關于第一一八師全部進占漢口市致中央軍委的電報.jpg

    1949年5月18日,林彪、蕭克關于第一一八師全部進占漢口市致中央軍委的電報


    5月15日凌晨,國民黨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第五“綏靖”區司令官、河南省政府主席張軫率所屬部分隊伍2萬多人,在武昌縣金口正式宣布起義。張軫的起義,打亂了白崇禧的撤退部署。15日上午,白崇禧匆忙部署部隊棄守武漢,并于下午在武昌南湖機場乘“追云號”專機南逃,守備武漢的國民黨第五十八軍則于午夜時分撤離武漢市區。與此同時,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宣傳、統戰、策反、組織護衛等努力下,加之李書城、張難先等愛國民主人士組織維持,國民黨企圖大肆破壞武漢重要設施的陰謀大部落空,除碼頭、輪渡、躉船遭嚴重破壞外,“市內秩序尚好,水電廠、水閘均無破壞”。516日,第四十軍第一一八師師長鄧岳率部進駐漢口市區;517日,江漢軍區獨立第一旅旅長李人林率部進入漢陽縣城;17日下午,第四十軍一五三師師長楊樹元率部從葛店進入武昌市區。至此,武漢三鎮全部解放。

    5月16日下午7時,第四十軍第一一八師從劉家廟全部開進漢口市區。漢口率先迎來解放,這一天也成為日后武漢解放紀念日。武漢市檔案館藏的一份檔案記載了第一一八師在解放漢口過程中的戰斗情況,見證了武漢解放中“血染”的故事。

    這份檔案是第一一八師194959日至6月某日的戰斗統計表電子版,原件藏于解放軍檔案館。該表是第一一八師司令部報送,于19496249時在咸寧賀勝橋填寫,有師長鄧岳、政治委員蔡炳臣、副師長羅春生、參謀長茍在松的簽名及印章。該表詳細記載了第一一八師194959日至62日在解放漢口前后的戰斗情況,統計的戰斗范圍包括漢口市外圍的表子灣、紅石嶺、鳳凰山和漢口市內。

    據《殲敵繳獲統計表(一)》記載:59日,師直部隊在漢口北表子灣斃傷150人、俘虜11人;59日至10日,三五二團在漢口北紅石嶺斃傷32人;59日至15日,三五四團在漢口北鳳凰山斃傷24人。3次漢口外圍戰斗,第一一八師共殲滅、俘虜國民黨正規軍217人。《我軍傷亡消耗損失統計表(一)》記載:在漢口市外圍戰斗中,師直部隊傷亡108人,三五二團傷亡88人,三五四團傷亡19人,共傷亡215人。漢口北表子灣、紅石嶺具體位置尚待詳細查考,但漢口北鳳凰山可確定在今武漢市黃陂區王家河街,距離漢口市區約100里,可證明第一一八師在解放漢口過程中,在漢口外圍是遇到國民黨小股正規部隊抵抗的。而且,敵我雙方傷亡人數幾乎相同,可見在漢口外圍盡管戰斗規模不大,但戰斗情況卻是非常激烈的。


    QQ截圖20190517161136_副本.png

    人民解放軍第四十軍第一一八師戰斗統計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該表明確標注在漢口市內,516日,第一一八師三五四團進入漢口時追殲保井(“保井”即“保警”簡寫,保安警察),俘虜104人。可見,第一一八師在進入漢口市區時與國民黨漢口保安警察隊有過小規模交戰的。該表還記錄了一一八師在進入武漢市內之后的兩次戰斗情況。519日,三五三團在漢口市內殲武昌縣隊,俘虜118人;520日至62日,第一一八師在漢口市內接收地方武裝,共俘虜1042人。此間的522日,根據中共中央關于“在新占領城市實行短期的軍事管理制度”的指示,武漢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成立。鄧岳領導的第一一八師負責警備工作,清剿破壞武漢社會治安的國民黨殘余武裝,接收漢口市內地方武裝,為維護武漢社會治安和秩序做出了貢獻。

    之所以近乎瑣碎地列出鄧岳率領第一一八師在解放漢口中的戰斗情況,是想為武漢解放展現更多的細部史料。鄧岳(19182000)是湖北麻城人,任第一一八師師長解放漢口時不過三十歲出頭,但解放武漢的這段經歷卻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多年后的1981年,他在《揮師南下 解放武漢》一文中深情回憶,“當年,武漢人民傾城出動歡迎解放軍的熱烈場面,我至今仍然歷歷在目,久久不忘。”

    1949年5月的武漢解放,有著與其他大城市解放不同的特點。比之于天津解放,人民解放軍浴血苦戰29小時攻破國民黨軍13萬守軍的固守,解放武漢未遇如此頑抗;相對于北平的圍城數日,終于和平談判解放,武漢未曾談判而解放。可以說,武漢解放是由多重合力共同作用下解放大城市的第三種模式。

    總結起來,武漢的解放經歷了大軍合圍、小股戰斗、策反起義、敵軍逃遁、順利解放的過程,在解放城市歷史中具有獨特的意義。記載第一一八師戰斗情況的幾張薄薄的檔案,正是武漢解放過程中“小股戰斗”的一個具體戰例。

    戰爭無疑是殘酷的,由此得來的和平才尤顯珍貴。武漢的解放,是在先烈們浴血奮戰的前提下,在中共的領導和人民積極參與追求光明的各種合力之下,取得的“瓜熟蒂落”的成果。

    昔年李白曾在武漢感嘆“江城五月落梅花”,而今迎來武漢解放70周年后的江城五月,追憶往事,“落”在我們心中更多的是對歷史的一種反思與紀念。


    作者:甘超遜、宋曉丹。本文發表于《武漢春秋》2019年第二期“紀念武漢解放70周年特刊”。)

    在线播放免费人成动漫视频,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
  • <legend id="ioqes"></legend>
  • <menu id="ioqes"><center id="ioqes"></center></menu>
  • <legend id="ioqes"></legend>
    <code id="ioqes"></code>
  • <div id="ioqes"></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