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教授:“特氏效应”侵蚀美国软实力
2019-09-12 19:25 来源:

  文章称,从长远来看,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终究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折点,还是历史上的昙花一现?当前围绕特朗普的争论再次凸显出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重大的历史结果到底是人类选择的产物,还是主要由不为人们所控制的经济和政治力量作用下的压倒性结构因素导致的结果?

  文章称,特朗普在赢得总统职位之前从未担任过公职,以纽约地产业和电视真人秀的背景跨入政坛,事实证明他在掌握现代媒体、挑战传统观念和颠覆性创新方面特别娴熟。虽然有人认为这可能产生积极结果,但其他人则持怀疑态度。

  约瑟夫·奈认为,领导人及其技能很重要。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对特朗普的行为不能轻易地不予理会。比他的推文更重要的是他对制度、同盟关系以及基于吸引力的美国实力的削弱。民调显示,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基于吸引力的美国软实力已经下降。他是70年来第一位背弃美国在二战后建立起来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总统。

  约瑟夫·奈认为,特朗普在历史上的作用可能取决于他是否连任。如果他执政八年,而不是四年,那么制度、信任和软实力更有可能受到侵蚀。

  文章最后指出,我们创造历史,但并非随心所欲地创造。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原标题:约瑟夫·奈:“特氏效应”侵蚀美国软实力

  文章指出,总统应该硬实力与软实力并用,并让硬实力与软实力相互补充,而不是相互冲突。不择手段和组织技巧都是必要的,但情绪智力和情境智力也是必要的。情绪智力产生自我意识和自我控制的技能,而情境智力使领导人能理解演进中的环境、利用趋势并相应运用他们的其他技能。约瑟夫·奈称,情绪智力和情境智力都不是特朗普的强项。

  文章称,不管是哪种情况,他的继任者将面对一个面目全非的世界。部分原因在于特朗普政策产生的效应,但也是因为世界政治发生重大的结构性力量转移——力量从西方转移到东方,从政府转移到非国家行为体。

  文章表示,选择可以很要紧,不作为可以与作为同样重要。美国领导人在20世纪30年代的不作为促使人间地狱的发生;美国总统在美国垄断核武器的时候拒绝使用核武器也是如此。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9月4日发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的署名文章《特朗普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

  • 为你推荐
  • 县市新闻
  • 山西新闻
  • 公益汇